生涯人物访谈: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杨老师
『作者:就业办』『最后更新:2013-04-04』『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1、您在大学本科期间在职业生涯方面是否有过系统的规划和设想?

    杨:当时的我们和你们现在的大学生一样,都在本科阶段对自己的未来生涯做出过多种多样的规划与设想。但是,你们今天的就业压力和形势要远比我们那个时候沉重和严峻得多,因此我们的设想和规划可能更理想一些,更自由自主一些,所以没有太多的实用主义色彩和急功近利的取向,因此我们有足够的思想空间去构思和设想真正的人生蓝图。我也是在大学读的本科学位,当时的专业也是你们熟悉的历史学国家级基地班。那时候我们的职业生涯规划和设想尽管未必像你们今天这样系统和严密,但我们都把对人文学科的理想和兴趣放在了自己选择学术研究事业的考虑的首位,一切都离不开自己对学术的发自内心的热忱。

  2、为什么您在毕业之后选择了从事教育和学术研究的职业生涯?

    杨:之所以选择教育和学术研究,答案就在问题之中。选择教育,是为了更好地让社会(尤其是新时代的青年学子)传播和继承优秀的人文理念和知识,用文明的成果来丰富我们每一个人的精神世界,使我们不断地向着理想而迈进。理想永远不会等同于现实,但如果没有了理想,现实也将不再是现实,因为现实失去了滋养它们的源头活水,就不可能有什么生机和活力了。一直到今天,作为一名年轻的历史教师,我还是坚持把教书育人作为自己最重要和最迫切的任务,因为教育是老师的天职。引用一下我院王希隆教授的话,那就是:“误己事小,误人子弟事大。”在我看来,自己一生的学术研究都不应该与教学活动脱轨,而必须结合成为有机的整体,学术研究是创造新的人文理念和知识,而教学活动是传播新的人文理念和知识的基本途径。如果没有了传播和接受的过程,那么我们的学术研究也就丧失了重要的推动力。当初选择教育和学术研究的职业生涯,主要是因为它们双向互动,最符合一个人文学者的职业旨趣和追求。

  3、在您确立您的职业生涯目标和过程中,哪些人和事对您发挥了重要的影响

    杨:重要的事情有两件:意见就是有幸在当时教研水平一流、良师益友荟萃的历史学基地班学习,接受了扎实系统的专业学术训练,拓展了自己的知识眼界,开发了自己的学术专长,并在浓郁的思想和学术环境里得到了人文精神的熏陶;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我在大学期间参加过一个类似于你们今天所做的创新创业计划的研究项目,在导师的指导下,我积极地收集资料,进行细致的调查和分析,最终完成了对问题的初步研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正因为有了这次经历,我对学术研究的感觉才越来越亲切,并同时对精密细致的学术研究工作有了真正的切身感受。至于在这个过程中重要的人,那么我必须要提到当时我们历史学基地班的班主任王希隆老师,使他朴实、厚重、耐心的教导使我明确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体会到了学术的庄严和神圣,见证了历史研究的价值与意义,使我坚定了自己的理想和信念。

  4、您刚刚走向这个职业的时候的状况是怎样的?

    杨:跟其他走上一线教学岗位的老师一样,刚开始我跟随着年长有经验的骨干教师实习并且代课,接受他们的言传身教,逐步独立地走上了属于自己的讲台。在抓教学的同时,我也开始按照要求制订自己的科研计划,初步地启动了自己的科研活动。

  5、您认为从事传统的人文学科研究的职业前景是怎样的?

    杨:社会上流行的观点是纯人文学科的研究(如文史哲等)就业困难,没有多大的发展前途,一般的大学主要偏向当前的所谓热门专业并且趋之若鹜,这些现象和言论可以理解,但绝不可以提倡。一个民族要想生存和发展,绝对不能脱离人文社会科学的进步。传统的人文学科研究永远都不会过时,它们只会日日常新,我们国家的现代学术刚刚起步时间不长,还有太多的东西等着我们去做,又怎么能说是没有前途呢?人文学科要想发展和前进,必须要不断引进新的人才,只要我们这些有志于从事人文学术的人紧跟学术潮流,不断提升自我,总是会有用武之地的。

  6、您怎样看待其他的人文社会学科对历史学专业研究的作用?

    杨:我一向认为历史学研究是没有固定不变的套路和规则的,正所谓“史无定法”,一切可以帮助我们认识历史真相,发现历史意义的手段和方法,只要能够在合理的范围内得到理性的运用,就都应该兼收并蓄。历史学之所以充满魅力,就在于他能够博采众长,同时又推陈出新。哲学、文学、社会学、语言学、经济学、人类学等人文学科为历史学研究提供了必要的理论体系、观察视角和操作方法以及相关的专业知识,这些都是不可或缺的,我无须赘言;同时,自然科学的成果也对历史学研究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它们为历史学研究提供了难得的精确数据、工具和手段,也有一些重要的思维方式的影响,比如说系统论、控制论方法在历史研究中的推广与应用,就是一个极其鲜明的例子。

  7、您现在是否喜欢自己的职业和工作岗位?是否在其中找到了人生的成就感和归属感?

    杨:非常喜欢。我的确在其中找到了人生的归属感和成就感。这还要感谢你们这些勤勉好学的学生,还有我周围那些有志于学的良师益友们。

   8、除了工作和专业以外,您还有其他的爱好吗?

    杨:当然有了。比如说进行体育锻炼,阅读文学作品,参加学术沙龙,听歌剧和交响乐等。体育锻炼(如篮球运动、网球运动)可以强筋健骨,使我保持旺盛的精力和昂扬进取的精神状态。阅读外国文学作品也是我从上大学以来一直保持的爱好。我还会经常参加一些年轻教师组织的学术沙龙,大家在一起品尝着茶点,各抒己见地自由抒发着自己的想法和见解,实在是赏心乐事。在闲暇时间,我还会听一些交响乐和歌剧来放松身心。我的音乐鉴赏力不高,但我确实能够从音乐中受到无穷的感染和熏陶。

   9、您对您所从事的职业领域的现状认识如何?

    杨:我的专业研究领域是明清史。明清史虽然距离现代比较近,看似容易研究,实际上资料庞杂,文献繁琐,传统史料中错讹和舛误之处鳞次栉比,目不暇接,有很多问题需要耐心细致的研究才有可能澄清,只靠原来那些流俗的见解是远远不够的。尤其是明史研究,他受到建国以来意识形态的扭曲和市场经济下的逐利拜金思潮的影响,许多历史事实被莫名其妙地扭曲和篡改了,以致我们许多人至今仍然受这些荒唐可笑的伪历史的影响和误导。所以在明清史领域我们还要下苦功去钻研,绝不能人云亦云、浅尝辄止。要使这门学科真正地发展壮大起来。

  10、您的研究工作在下一步有什么具体的打算?

    杨:我将继续在明史领域进行耐心细致的钻研,并将研究的重点放在史料的修订整理、史实的澄清和发现上。我在四十岁以前并不想赶时髦,发什么惊人的论调,搞什么惊人的课题,而只想踏踏实实的在明清史领域耕耘出几块属于自己的领地,并在这些园地上培植真正有意义的学术成果。或许通过这样扎实稳健的方式,我能够在有生之年为明清史研究做出可观的贡献吧。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