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人物访谈:访社科院高研究员
『作者:就业办』『最后更新:2013-04-03』『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1.高老师,您好。我一直以来就对国际政治与国际关系感兴趣,今后也想从事这方面的研究工作。我想问您的是:您当初是怎样走上从事这条道路的?

    高:和你一样,我也是对此有兴趣。不过说实话,在刚上大学时我对自己将来要干什么也没有什么明确的目标,有那种懵懵懂懂感觉。学习国际政治这一块也并不是我的初衷,但是在接触了一些其他的学科和初步进行了一些国际政治的学习之后,我觉得还是挺与意思的,就渐渐喜欢上了。

    2.能讲一下您在大学本科时对这方面学习的情况吗?

    高:其实我在本科也没什么特别细致的学习这个专业,大概就是去图书馆看一些这些方面的专著,再就是经常听一下报告。印象里比较深刻的就是和同学进行对于国内外重大事件的讨论,这种观点、思想进行碰撞,其实对自己有很大补充。

   3.进入这个研究领域或者说要进入你所在的单位对于学历有什么的硬性要求?

    高:我是在93年从北大国际政治系毕业之后进入的社科院。当然那个时候大学生不像现在这么膨胀,所以我在本科毕业之后就直接进入现在的单位,而在现在的话,起码要求达到博士学问,虽然英雄莫看出处,但当今的制度有一些硬性的规定。像我在后来又攻读的研究生,并取得了博士学位。事实上,就我的一些经历而言,进行国际政治这些方面的研究如果不能达到一定的知识储备和方法能力养成的话,是很少能做出成果来的。

  4.您觉得就是您现在所在的单位对您从事的研究工作有什么样的影响?

    高:对于进行研究来讲,最重要的是资料的获取和耐得寂寞的品质。而中科院的一个很大的优势就是能够获得更多的资源,也就保证了进行研究的前提基础;另一方面,周围的同事有很多都是能够甘于清苦、坚持科研,从他们身上能够获得激励。

   5.您认为从事这项工作应该具备怎样的品质呢?

    高:有句话说得好: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做学问其实是很辛苦的,很多时候就是和寂寞冷清相伴。在当今社会,愿意甘于清贫、坚守科研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毕竟,这个社会充满太多的诱惑和喧嚣。耐得住寂寞是很重要的。

   6.现在中国存在很多情绪化和民族主义的东西,如果您在研究中所得出的结论与公众或者舆论的期待不一致,那您会怎么处理,是坚持自己的观点还是进行一些调整?

    高:作为一名研究人员,也就是所谓的知识分子,坚持理性、探索真知是基本的素质。之所以要就行国际政治的研究,就是要突破各种表面上的甚至带有欺骗性和迷惑性的迷雾,获得对于国际态势和发展方向正确的把握,从而使国家和民众能够做出正确的选择。并且,知识分子就该有那种坚持真理的勇气和宣扬理性的使命,这也是这门学科存在的意义和价值所在。

   7.我现在已经通过了大学英语六级考试,在您看来,从事这个领域的研究对于外语水平要有什么样的要求呢?

    高:首先,我对当下的四六级考试并没有多少了解,因此对于它所反映的英语水平也就不好说什么。但是,进行国际政治研究自然要接触大量的外文资料,因此能够进行准确的阅读分析这就是基本的能力要求了。而且,信息在加工、传递的过程中往往会丧失其原有的完整性,所以建立在这种不完整信息基础上的分析结论就会大打折扣,有时甚至会出现偏差。因此,但就掌握英语还是不够的,因为更多的国际信息其原始状态并不是以英语的形式出现。所以,对于其他语言,甚至是小语种也是有一定要求的。当然,这还要视你研究的领域而定。比如如果你关注而的是英语国家,那对于英语的要求就比较高;而像我研究的东欧问题,这就对俄语、斯拉夫语等有要求。

   8.我现在所学习的专业是人文科学方面,在整个大一、大二都是以文学、历史、哲学都是作为专业课程,到大三在从这三门学科中选择其一作为最终专业。常常困惑我自己的是,自己现在所学习的这些对于从事国际关系研究到底有没有或者说在多大程度上积极方面的作用。而且我即将面对的就是专业分流的问题,我想知道您对此是什么看法。

    高:所说专业问题,早定志向固然好,但也有可能把自己圈住了。其实,我总觉得大学时期是人一生中精力最旺盛,最有冲劲的时期,应该博览群书,才能真正找准自己的兴趣所在,这种兴趣才是能支撑你坚持下去的最根本动力。否则,又怎么能够在物欲横流的今天坚守清贫的岗位并乐此不疲呢?从这点上说,你现在看的所有的书,上的所有的课,学的所有东西都是有用的,功夫在诗外嘛!所以,不必太着急,只要努力、用心,你自然会知道今后的路在哪里,该怎么走。

   9.您认为现在的有关国际政治的公众性的报刊杂志,比如《环球时报》,《世界知识》,《环球》等等,比较有价值的有哪些?

    高:在我看来,《环球时报》在很大程度上有些民族主义的倾向。《世界知识》还是比较好的,我们研究所里的一些同事也在上面发表过自己的观点。

   10.您能否推荐一下比较适合我的知识水平的国际政治的专著?

    高:我在本科阶段,读过布热津斯基的《大溃败》,亨廷顿的《大棋局》《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再就是福山的一些著作,这是我记得比较清楚的了。最近我看到上海世纪出版社所编译的一系列的这方面的书,还是比较不错的。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