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级学生实习札记(一)
『作者:就业办』『最后更新:2013-04-0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写在前面:

  这是我总结过了实习中所记录下来的所做、所思、所感、所悟。其中必然有很多的不成熟。因为,即使在大学里也积淀了一些,但毕竟工作给予人的是另外一种生活处事方式和生活方式,不知道自己感到温馨的,感到惊异的,感到不可理喻的,都成为实际上八天的实习生活中值得珍视的东西,我没有为了什么特定的目的去实习,因此我在实习中更加努力地去思索这其中的一切。

     或许,我用流水账的方式记载下了这些日子的点点滴滴,我也用粗体标注出来了,我觉得我在其中的思考或体悟。或对或错,或许不重要。

     至少,我希望,这次实习我是有所得的。我想,我做到了。  

  2010年2月1日星期一

    今天是实习的第一天,早上起了大早,洗漱、吃饭,不知道究竟要做些什么,就只带了一个记录事情的本子和笔。按照上周五沈主任说的,先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在办公室,我就坐着公交车就往报社赶。

    然后到了报社的五楼,我实习的地方——《XX晨刊》记者部,沈主任正在看稿件,见到我就说,“早上记者大部分都去采访了,你先找个位置坐下来吧。”我看了整个办公室,除了沈主任之外还有一位女记者,偌大的办公室显得空空荡荡的。然后我就找了一个于沈主任基本面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我看了周围的摆设以及贴的一些东西,知道这是位摄影记者。

    我坐在那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因为只带了一个本子),又觉得一直玩手机不合适,就看是看当天的《XX晨刊》和《XX日报》。虽然在这个城市生活了十八年,但是其实对这两份本市自己出版的报纸实在是没有接触太多(大多数时候通过看《新安晚报》和《南京晨报》了解信息)。在《XX晨刊》几个字的下面,有“XX人的都市报”的字样,经过询问,我知道这也是《XX晨刊》的定位。而《XX日报》在我看来则偏向于党政性,报道的是我市一些会议、政策等等。

    因为这是一种陌生的工作环境,而且觉得自己不属于其中的一员,早上的时候我显得特别的拘谨,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大概十点多左右,一位女记者来了,坐在我旁边的位置上,她问了问沈主任我是谁,沈主任说我是来实习的,她就问了问我是哪个学校的,几年级了。我有点小心谨慎地一一回答,听到我正读大二的时候,她说了句“现在实习有点早了”。然后看我好像不怎么爱说话的样子,她也就没有再问什么。在之后她电话采访的过程中,我知道了她的名字。

    接着陆陆续续又来了两名记者,都是早上没有采访的。她们一直在打电话,一开始我以为是私人电话,就没怎么听,后来才发现,原来是在进行电话采访,她们一个接一个地打着,从前一个人的电话中得到后一个人的电话,然后让采访得以推进。不仅有新的采访,而且有对以往新闻对象的回访(她们用了“上次的……现在怎么样了”的句式)。我也认真听起来。她们讲的都是家乡话,即使在打电话过程中,可见都是本地人。

    十二点的时候,做完了事情的记者都去吃饭或者回家了,我问沈主任记者的上下班时间,他说记者没有上下班固定的时间,因为职业的性质决定了记者的作息时间不好规定,如果上午有采访的话,记者一般会直接去采访而不是先到报社,而衡量记者水准(或许不应该用这个词,一时间想不起来更好的)的标尺应该是记者从事新闻工作的能力以及稿子的质量,而不是天天坐在办公室里。这也是记者这份职业的一种特殊之处。

    沈主任说下午男记者来了会找一个带着我。我道了感谢,约定下午三点到报社,就回家吃饭了。

    下午三点我准时达到报社,沈主任便带我到了另外一个办公室的,我打量了一下这个办公室,发现它与我上午待的那个办公室不同的是,这个办公室男记者有五名,而女记者只有一名,而上午我所在的办公室鲜有男记者。

    沈主任把我介绍给了一名记者,但他正在带一名见习记者,于是我就被介绍给了我在报社的老师,和老师。我和他互换了电话,然后我在他对面的位置上先坐下了。

    后来我与和老师(我对于这样称呼他有些不习惯,他是83年的,我是90年的,相隔7年,对称呼这个问题我觉得有点尴尬)聊了一会,他说有采访会带上我,又问了我一些相关情况,然后他就开始忙自己的事情,我坐下来继续看报纸。这次我坐的这个位置又是位摄影记者,他在周围贴了一些文章,我觉得有一点段话挺有意思,就抄了下来:“权利,金钱,地位/人生告诉你这些是最重要/像是一座巨塔,将每个人封锁在里面/诱你一直往上爬,谁也走不出去/除非,你够勇敢/摆脱人生所告诉你的一切/能够真的明白/人生,其实只是一场骗局/到了最后,你就会知道/原来最重要的,都不重要了。”

    这个办公室里还有一名实习记者,我没有主动跟她打招呼,但笑了笑。后来从他们的聊天中,知道她是我市一所财经大学新闻系大三的学生,按照惯例,或许我应该喊她学姐。

    我来报社已经大半天,但是却一点都不积极主动,我总觉得有点格格不入,看着那位学姐倒是能跟这个办公室的各个记者交流自如,我却不能像在学校一样也加入进去。我在下午4点多的时候脸憋得通红,却不知道该怎么打开局面。

    一直待到快要下班的六点,办公室里只剩下那位女记者和她带的实习生(和老师五点半上楼去打乒乓球了,所以在没有询问他的情况下,我也不好意思走)。然后我就主动跟她俩聊了起来,那个女记者很热心,我问的一些问题她都耐心解答,最后我跟她们一起离开了报社。

    我当时找了几个问题问那位记者,但是因为只是为了打开局面,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关于报社本地人多的问题,她说本来一份当地的都市报就需要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外地的学生到了这个地方有很多事情只能抓瞎,没有本地人有优势。她还告诉我报社并非只是新闻专业才可以进来,而她本人就是安徽财经大学市场营销专业毕业的,进了报社之后,做的还不错。我追问她,是不是现在报道的新闻与自己的专业有相关。她说其实没有,虽然偶尔也碰到,但学校里学的一些东西确实有时候派不上大用场,还需要不断补充一些新的知识和技能。

    而她说在她看来,本科也好、研究生也好,其实只是一种知识的积累,只能当作是进社会前的一种积淀,其中能在社会实际工作中发挥作用的,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我觉得她的话中有很多值得我思考的地方,便在这个时候记录了下来。希望在我实习的过程中不断去体会。

    六点左右,我离开了报社。结束了第一天的实习生活。

    在办公室里坐了一天,现在来回想,除了开始有些时候因为陌生有些窘迫之外,至少略微感受到了报社的一种气氛。因为是非行政机构,感觉里面的气氛很和谐,同事与同事之间,甚至同事与领导之间在我感觉相处地很融洽。这种气氛恰恰也是我在兰州大学广播电台工作期间能够感受到了,而这种平等的气氛,是我很喜欢的。

    但我却又觉得作为一份地方性的报社,它显得很不正规(或许只是和我想象中的报社等媒体机构不一样)。我从记者们的电话采访中所感受到的,记者们总是习惯从身边打开新闻的突破口,关注的总是一些家长里短的小事,比如退休的老干部们去集体去唱歌(后来知道原来其中的组织者就是从报社退休的),我本非是觉得这样的事情不应该报道,我只是觉得作为一份报纸,可以偶尔报道一些生活中充满情趣的小事情,但更多的,应该聚焦在真正具有新闻性的事件上。而在今天一天的实习中,我感觉到这里的很多记者的着眼点都太过于生活,而不是新闻。当然这只是我的个人见解,或许由于一些客观原因,她们也不得不如此。我会在今后的实习中渐渐了解。

    我理想中的媒体机构是传媒人笔下的凤凰卫视,是一个媒体机构里的所有人为了新闻这项事业也奋斗,即使凌晨两三点钟从床上爬起去工作也在所不惜。但我觉得这里的记者缺少了一些激情。

    我想明天我应该带本书过去看,以防又无所事事(我应该更积极主动一些)。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