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级学生实习札记(二)
『作者:就业办』『最后更新:2013-04-0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2010年2月2日星期二

  今天早上我九点钟赶到了报社,这是实习的第二天。发现办公室里只有两名记者(一名见习记者,一名摄影记者),和老师以及另外一名实习生和她的老师都没有来。

    我坐在了和老师的位置上看书。《新闻写作精要》。读起来很轻松,但是想真正掌握其中的东西确实很难,这是我读了它的第三章之后的感受。第三章是《新闻写作的基本原则》,通读一遍之后,觉得其中列举的八个原则都很有说服力,但是当我看到之后有列出了一个新闻,让你找出它违背了什么原则的时候,就突然觉得很困难,像没有读过前面的内容一样。尽管我读的时候还涂涂画画,做了些笔记。我想这本书应该是要读上几遍的。

    十点左右,沈主任来了。他看和老师不在,我正在看书,就跟我聊了起来,说了一些记者相关的信息。

    首先谈到的是有关于我个人的。他先问了我专业的相关情况,我如实相告,我现在在一个相当于文科基地班的班级里,大三才需要选择具体的专业。然后他突然说,他认为新闻记者应该具有的一些素质,比如敢于与别人交流等。他说到觉得这两天对我的观察,发现我性格比较内向,不一定很适合新闻专业。我听了,也如实地说,因为不熟悉,有点陌生于报社这个新环境,所以可能觉得有些不太适应,就不太好意思和别人说话。沈主任说,做记者这个行当可不能这样,因为你每时每刻都可以必须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中和一个完全不熟悉的人进行交流,并且是深入的。我点点头,说其实我挺外向的,就举了一些在学校里的例子。但是沈主任不觉得那是重要的,因为在学校里,他说,所面对的对象必须还是老师、同学,学校还是一个校园,你并不存在时时刻刻准备碰钉子的顾虑,但当记者就不行,必须准备好要与形形色色、三教九流的人打交道,而不仅仅局限在一个层面上的人。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同时又感觉自己前面所说的话有争辩的意味。

    之后,沈主任又说,新闻这个行业具有很强的实践性,在采访、写稿的过程中,理论基础只占了很少的一部分,因为毕竟新闻不是单纯的写稿,在采访过程中,就需要运用缜密的思维,流畅清晰的语言表达能力等等。在晨刊记者部全部的16名记者中,只有3个人是新闻的科班出身,而其他人,有来自于市场营销、汉语言文学、法学、经济学等等,甚至在本科阶段学习爆破的人如今也在从事新闻专业。可见,现在的职业体现了社会的要求,而不是大学的培养。

    我之后与沈主任的交流也越来越自然。我还了解到,报社的男女比例失调(女多男少)是存在历史的原因,因为本身理工科出身最终从事新闻行当的实属极少数,而文科出生的又大多数是女性,造成了记者女多男少的格局。但在采访任务的分派方面,女记者多有不方便之处,所以存在很多问题。沈主任说,其实也想改变目前记者部男女比例的格局。

    关于晨刊记者的招聘,是由日报社统一进行招聘,一般分为三轮:第一轮笔试,第二轮能力测试(诸如现场采访),第三轮为面试。经过三轮的测试,人员基本确定,留下的人员进行试用,试用期满如果合格就进行签约。这个过程无比复杂,我总觉得以前的报社招聘没有那么复杂的程序。

    我和沈主任又谈及纸质媒体和网络媒体。在快捷方面纸质媒体远远不能和网络媒体或者电视媒体相比。而纸质媒体较为优势的地方应该在深度报道,因为正因为纸质媒体有固定的发行周期,所以有较长的时间可以准备,在这个时间里,记者们可以通过采访、查询等多种方式进行多方观点的采集或者背景资料、相关链接的搜集整理,这样在编辑部门要求的截稿之前记者可以将这个报道做成一个专题报道,这一方面比网络媒体和电视媒体更加深入、全面。

    在监管方面,报社属于宣传部门,受到当地党委宣传部的监管。主要在党政内容和一些报道方面。沈主任列举了几个例子,涉及到民族矛盾的有些事情应该在措辞方面有所注意,宣传部往往有具体的要求等等。

    此外,沈主任又跟我闲聊了一会儿,最后他因为工作的事情回到了办公室,我坐下来继续看书。

    坐在对面的摄影记者又跟我聊了一会,不久就背着摄影设备出去了。那名见习记者在11点多一些的时候离开办公室,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11点20左右,那名女记者和她的实习生回来了。我主动凑上去和她们聊了起来,她们早上去采访了,是关于邮局出售的可以长草的环保明信片。

    我跟她们闲聊了一些。有关采访的一些问题,女记者说要在实践中慢慢体会。她又提到了一些与沈主任不同的看法,她说其实深度报道不是很好做,因为一旦深入,必将涉及多方面的弊病,会对很多行政或者执法机关造成被动,有时候相关部门的领导也会直接打电话要求不要报道。这些都是对深度报道的一些限制。如此说来,纸质媒体的优势事实上是不存在的?毕竟电视媒体可以通过电话或者现场连线的方式采访相关专家,让新闻事件的报道变得深入,而网络媒体更是可以通过跟进报道和专题报道来深入相关事件。这个问题或许值得思考。

    然后我们三个闲聊了起来,我知道女记者姓常,这之后我便称她为常老师。十二点的时候我们三个人一起走出报社,各自回家。

    路上我在想,想要进入报社,可能要走的路还有很长。

    下午三点我到达办公室,记者们大多数都在了。和老师也在,我就从沈主任的办公室搬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因为没有位置了)。

    下午的时候记者们大部分都在写稿,而我就坐在椅子上继续看书。后来我渐渐地扔下书,去看常老师写稿,写的就是上午采访的明信片的稿子,因为是一个小报道,所以写的很精简。后来她又通过电话采访完成了另外一个关于年前蔬菜价格上涨的报道。

    过了一会,我又去看另外一名记者写稿,他是这个办公室的负责人。他写稿的速度实在让我觉得很惊异,不长的半个小时里,写了3篇小稿件,而且文字很流畅,虽然他说后面还要修改,但我觉得,我所观察到他写稿的过程思路很清晰,而且表达地也都很清晰了。他应该年龄不大,30多岁。

    和老师因为没有什么事情,就在上网看视频。我发现不方便和他聊天,就回去看书了。大概到六点左右的时候,常老师说第二天有采访,要带着她带的那个实习生去,我突然想去,就说“也带上我吧”(这个是不是说的有些突然?),常老师显得有些为难,我才知道自己有些唐突。她说你俩商量一下,我带一个人去,两个人太多了。然后在谦让了一番后,她说她已经实习将近一个月了,看了好几次采访了,就决定让我去,我就没有再推辞。于是我就期待起来明天的第一次跟班采访。

    这之后,我和那个实习生一起回家,路上我知道了她的名字。而她说,真正接触到采访会发现那是与写稿完全不同的一个过程,那是完全实践性的一件事情。而找寻新闻线索、联系采访对象、约定采访时间、采访、记录、信息筛选、写稿、修改等一系列事情的总和,才是一个记者的工作。而这些,仅仅是记者的工作,还不牵扯到记者的职责。

    她说她打算考法律硕士,或许再学些经济学,然后再当记者。我问为什么想当记者,她说她喜欢睡懒觉,而从实习的经历来看,记者是可以睡懒觉的,我当时觉得有点囧。但是毕竟每个人想要从事一个行业的理由肯定都是不同的,所以我也没有说出我为什么想当记者。

    我还问他,你来报社找人了吗?她说肯定找了啊,你看那边有实习申请一堆一堆的,但是人家根本不看,要不是通过关系,也获得不了实习机会。然后反问我,你没找?我回答,当然找了,我们都笑了。

    我快要下车的时候,她说,明天的跟班采访认真点,会学到很多东西。我连说谢谢,道了再见,就下车了。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