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级学生实习札记(四)
『作者:就业办』『最后更新:2013-04-0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2010年2月4日星期四

  今天已经是实习的第四天了,今天早上因为给一个朋友寄火车票,就迟了一点才到办公室,大约9点20左右才到办公室。办公室门大开着,空无一人。然后我就坐在了和老师的位置上,看起当天的报纸,我发现常老师将昨天我跟班采访的两个稿子后面都备注了“实习生”和我的名字。看到这个,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又觉得体会到了作为记者的一种成就感,又羞愧于稿子不是我写的却也署上了名字,又有种刺激我也想自己写稿子的冲动。在多种感情的冲击下,我倒觉得一时半会儿平静不下来。

    过了一段时间,我就开始静下心来看书。十点左右,摄影记者刘老师来了。好像是刚从外面拍照回来。他看我在看书,就说,“又在看书啊”。我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就继续看。然后我看刘老师安定下来了,就又主动跟他聊起来(我是站着的)。我看着他带着一款经典款的天梭,就突然觉得对这位记者很有好感(我对于手表比较痴迷,那一款表我也很喜欢)。跟他聊到一些关于记者行当的事情。因为他也不是科班出身,所以认为记者并不需要太多的专业知识,作为一名摄影记者,也需要在不断学习中成长,要不肯定还是会落后。在我所提的大小城市的报刊所关注点的问题上,刘老师认为大城市有自己的核心事件,而小城市也有自己对于民众生活的深刻关切,所以小城市也可以有自己的都市报,即使报道的内容与大城市的都市报不能相比。大城市报道重大事件,我们可以降低一个档次,报道关切民生的各类事件,同样也是有意义的。

    我也请教了刘老师关于摄影方面的相关问题。刘老师说自己其实也在学,摄影需要在学习以及实践中渐渐体会。他指出来,有些新华社记者摄影水准并不高超,并上网找了几张图片分析给我看。对摄影有些基本了解的我也觉得作为新闻图片,有些真的是让人觉得有些太业余。

    然后江老师来了,他们俩打了声招呼。我在一旁看刘老师处理图片。拍的是人们坐在回家火车上的各种表情,我觉得特写挺有意思的。不久后,刘老师接了个电话,说是下午有个联欢会,要拍照,我沉默了一会问,可以带我去吗?刘老师答应得很爽快。他说下午两点半在张公山宾馆门口见。这是我第二次参与采访,让我觉得一切都要自己的积极主动。倒是和老师还一次都没带我采访过,我觉得有些郁闷。

    快到十二点的时候,我离开了报社。

    下午两点二十左右,我到了张公山宾馆门口。由于上午刘老师并没有告诉我下午的采访内容是什么,所以我内心还是有点忐忑。两点半的时候,刘老师准时到达。我跟上去,和他一起进入了张公山宾馆。

    原来这是我市某区“残联2010年春节联欢会”。我们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刘老师拿出他那一套专业的设备。更换了镜头。然后起身进行拍摄。因为对摄影的知识知之甚少,所以对刘老师的摄影过程只能用“专业”两个字来形容。我在刘老师摄影的过程中看看了周围的环境,到场的有市、区、街道的领导和禹会区的残疾人们。因为空间不大,但音响的声音很大,所以现场的气氛也很浓烈。

    刘老师很专业地拍了一些照片(根据节目单而选取的节目),我们没有等联欢会结束就离开了。事后,刘老师说,这是领导交给的任务,每年都会有这样那样的联欢会,形式内容都大同小异。

    在除了张公山宾馆不远的地方,有一处路灯被过路的火车给撞的完全折倒,躺在路上,我们看到的时候,维修人员正在进行事故处理,刘老师拍了几张照片,询问了路边店主和维修的负责人几个相关的问题,我们对事件的经过有了大致的了解,我一一记录了下来。刘老师在回报社的出租车上对我说,关于报道中新闻发生的时间,有些地方可以不那么具体,但有些地方必须具体化,作为一名有着六年记者经验的记者,刘老师举了很多例子(刘老师告诉我这段话之前有我问问题的铺垫,但我突然想不起来问的是什么问题了)。

    回到报社已经接近下班时间,我就整理了东西,回家去了。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