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选调生充满感情
『作者:jyw』『最后更新:2012-04-17』『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刘日知,男,19589月生,广东连平县人,1983年广东选调生。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文学学士。历任从化县吕田区公所党委宣传委员、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街口镇党委副书记、江浦镇副镇长、龙潭镇党委书记、县委常委、县委宣传部部长,共青团广州市委副书记、书记,广州市芳村区委书记,广州市委常委、秘书长,梅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委党校校长。20107月起任广东省委副秘书长。

刘日知是省1983年选拔的首批选调生之一,后分到广州的山区农村工作。他曾经安慰后来的一些急于进步的选调生说,我在30岁时,还只是一个副镇长,让选调生备受鼓舞。425,记者在他那充满客家风情的办公室,与他就选调生话题展开了对话。

出人的梅州最缺人

记者:为什么要搞这么一个培养选调生的党政班?

刘日知:说来话长。首先是梅州的现实需要。大家都知道,梅州是出了很多人才,梅州籍院士就有20多位。有人说梅州的“土特产”就是学生,因为近年来每年有上万学生考上大学,升学率名列省内前茅。

但梅州又很缺人。因为穷,很难吸引外地的人才,本地学生考出去了大多也不愿回来。在山区干工作,硬件软件可能比不上发达地区,更要靠人的素质去补充。人才短缺严重制约着梅州的发展。其中最缺基层党政干部人才。2003年换届时,市政府30个组成局的局长竟然没有一个全日制本科毕业生。据统计,市县两级大专以下学历的干部占了44.7%,且有相当一部分干部大专以上学历还是在职进修取得的。

山区用人选择面太窄

记者:您曾长期在广州工作,来到梅州后,是不是对人才短缺感受尤深?

刘日知:是的。广州用人可以挑选的余地很大,这个不行,那个行,一般说来总可以找出一个行的人。我来梅州工作这几年最头痛的事之一就是用人选择面窄。这与广州有很大不同。

记者:比如呢?

刘日知:比如,选一个观念、能力、知识、品德等各方面优秀的县委书记很难。当然,自认为能胜任县委书记的人很多(笑)。所以,在梅州这样的地方搞组织工作很难。

老选调生想出好办法

记者:您想到用选调生来补充基层党政干部,是不是与自己曾是老选调生的经历有关?

刘日知:是的。我是1983年华师大毕业的,当时省里挑选了第一批选调生。我被选了进来,分到了广州的农村。那时基层很缺人才,我工作的地方人们喊我不叫名字,直接叫“大学生”(笑)。

记者:那您一定对选调生充满感情?

刘日知:那时是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岁月,值得怀念。(拿起一本印制精美的相册)2003年我编辑了这套《一年又一年———选调生二十年(19832003)》相册专辑,收集不同年份选调生们的老照片,挺有意思。也是当选调生的这段经历,让我觉得选拔选调生是解决基层人才短缺的一个很好的路子。

提前两年“订单”培养

记者:那怎么想到与嘉应学院联合培养呢?

刘日知:嘉应学院前身是嘉应大学,作为一所本地院校,为梅州培养了很多人才,现在梅州很多的处级干部就是嘉大毕业生。2000年,原嘉应大学与嘉应教育学院合并升格为本科院校。我们决定利用这一契机,立足本地,自己培养。经过充分调研,2003年党政班正式开班。

记者:你们现在的选调生与以前的有什么不同?

刘日知:最大的不同就是我们提前“下订单”培养,也就是提前两年到嘉应学院选拔培养对象,在两年的系统培养中又特别强调基层锻炼、实践成才。

记者:为什么要提前两年“下订单”呢?

刘日知:选拔选调生的普通做法,就是大学生快毕业了,到高校选定,然后很快就到基层工作。由于时间紧,培养也就不够,选调生们可能心理准备不足,对基层很不适应,有的还思想动摇,甚至走人。我们提前两年挑选培养对象进行系统培训,为他们进行必需的知识、技能储备。在这个过程中,又要求他们利用寒暑假到乡镇或村挂职锻炼,让他们提前了解基层,提前心理介入,也就提前对接基层,增强将来到基层的适应能力与工作技能,缩短人才成长的时间。

记者:效果怎么样?

刘日知:效果很好。有些到基层挂职的同学告诉我,接触基层后,思想受到强烈震撼,同时也学会了往更深层思考问题。我对他们说,我们搞党政班,就是要引导你们了解国情、省情、市情,懂得奉献、责任和创造。

记者:选调生对基层作用有多大?

刘日知:这些选调生下到基层后,优化了基层干部队伍的素质、年龄、学历结构,这对构建人才资源城乡互动的机制是一个极大促进。不少镇委书记、镇长都表态,非常需要这样的人才。同时,这项工作激活了基层乡镇的人才资源,对基层的其他党政干部也是一个良性的促进。

三年提为副科,之后一视同仁

记者:怎么在使用选调生与原有干部间求得平衡?

刘日知:选调生到基层任职后,我们不是撒手不管,而是继续进行跟踪管理。市委组织部专门制订了《梅州市选调生培养管理暂行规定》,明确选调生在乡镇工作满3年的,经市县组织部门考核,及时提拔为副科职干部,也就是进镇班子,当副镇长或镇党委副书记。我看这一条很合理,也很必要。

选调生的起步应该优惠,对他们事业的第一个台阶,应该给予关心甚至倾斜,让他们有一个施展本领的舞台。但干部的成长需要一个过程,所以对选调生也不能拔苗助长,防止出现新的不公平。所以,他们进到镇一级班子后,就必须一视同仁,以后的发展全靠个人努力与机遇。

“坚定不移”与“战略转移”

记者:基层本来就艰苦,如果三年后,不能继续得到提拔,他们可能失去动力。

刘日知:干部的成长是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对那些思想动摇要求退出的人,我们毫不可惜。为基层服务,是要奉献精神的,如果吃不了苦,如果只为仕途升迁,这样的干部不要也罢。当然,反过来看,有一些人的性格确实不适合当党政干部,或者说不适合从政,他们转行是应该的。选调生到基层工作非常艰苦,他们的生活、婚姻、家庭可能都要作出牺牲。所以我毫不讳言地对一届届的选调生们说:“首先要认清现实,作好充分准备,遇到困难要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但如果发现自己确实不适合走这条路,或者这条路确实走不下去,就应该尽早战略转移。”(节选自《梅州培养选调生:解基层党政人才之渴》,南方日报,2006526,记者段功伟、曾强,通讯员古苑辉、廖志成)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