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的基层从政生涯
『作者:jyw』『最后更新:2012-04-17』『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张学新,男,1952年生,山东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选调生,山东省阳谷县西湖乡政府调研员。曾于1985——19934次向国家有关部门提出农村税费改革建议,受到《农民日报》、《大众日报》等主流媒体的关注。

两天后,地委组织部来校在两个中文班中选拔选调生,小道消息说是选拔第三梯队,培养目标是县级干部。工作安排是首先下公社,党员当党委秘书,非党员当革委会文书;程序是个人自愿报名,地委组织部考察,参考学校意见确定。那时还重视家庭出身、社会关系,我家是下中农成分,父亲是共产党员,我本人年龄较小,未婚,学校表现不错,参加选调生选拔也较符合条件。这就要我在留校和当选调生下公社中选择。班内同学多数当过民办教师,回去教学我肯定不如他们,留校不管做什么工作,不会很快任课,留校对我应说很合适;当兵、退伍后在农村干活已是成年人,在部队进步慢,在村和大队关系紧张,都说明自己处理人际关系的水平低,包括高小时受班主任和校长的打击,当然反映了他们的素养,但也说明自己的适应能力差,不会处理和领导者的关系,这都说明我不适合从政。许多同学也说我:“你就是适合干点业务工作,从政你不行;你太直,官场的事你应付不了。”但我更多想到的是以下这些:我父亲当的是教师,在村里没人看起,他的地位还不如一个小队干部,更别说大队、公社干部,全家人跟着受气;副食品供应紧张,教师买斤红糖得托人;1957年反右,大量教师被打成右派;我想到了历史上清官的作为,想到了彭德怀、海瑞,想到了赵树理,想到了在我村住队的刁雪远,想到了我退伍后磨难的农村生活,想到了一个个曾和我共过患难的家乡农民,他们那样的生活是应该的吗?他们有多少话要说,有多少权力应该还给他们,谁来做这些?我何尝不知道自己的弱点,但我想当焦裕禄似的县委书记,想当枕着土坯和社员一块休息的县长,我想通过自己的榜样,使县官、公社官、大队官不在老百姓面前颐指气使,而真正视农民为父母,自己是儿子。从政到底也是公社文书,赵树理不是当过乡文书吗,当不了县级干部,就当赵树理、刁雪远,为最底层的农民说话,为最底层的农民办事,不是也赢得了广大群众的尊敬,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吗?我想到了报恩,党的现行政策、十一届三中全会改变了我以致全家的命运,从政能更好的报答党和国家,从政或许会比留校干教育对社会贡献更大一点,报答更直接一点。我决定报名参加选调生选拔。

转行从政的人员确定后,中文二班班主任陈以敏老师为班内的9名选调生送行,他炒了菜,置了酒,同学们端来了从食堂领来的饭菜,席设陈老师卧室兼书房的一间小屋里。老师亮额头,瘦削的脸上宽下窄,圆滚滚的眼球镶嵌在凹陷的眼窝里,眼光对这世界好像有许多狐疑,试探着、畏避着,他内向,不善言谈,耿直中隐含着固执。我总感觉我的性格有许多和陈老师相象的地方。大家并不怎么喝酒,主要是说话。末了,老师问我们9个准备做什么样的官?于是,有的高谈阔论,有的低声不语。在当清官、正直的官和顺应时代、随和做官的争执中,老师离席了。一会,王友武对我们大伙说:“老师掉泪了,因为他的学生没能慷慨的说要当清宫,当为老百姓办事的官,我们要向陈老师明确表态——当清官!”老师回到了席位,于是,全体为要当清官、当为老百姓办事的官举杯、干杯。开始吃饭。吃饭间,老师讲了这样一个故事:科举时代一个人考中进士,放到外地做官,临行前去拜见老师,老师是一个非常倔犟古怪的老者,老师问他:“准备怎样去做官?”他说:“我准备了一千顶高帽。”老师说:“不用那么多吧?”他说:“世上的人那个象您?为人耿直,鄙弃逢迎!谁不喜欢高帽?”并泛举世人喜欢高帽的例证,老师笑了:“嗯,你去吧。”他走出老师的家门,说:“这一千顶高帽只剩下九百九十九顶了。”要求学生当清官,当为老百姓办事的官,又暗示同学们要适应世情,不要拘泥于耿直,希望学生发达,更希望学生做好官,这应是陈老师的用心。

714号,分聊城县的5个人统一到聊城县组织部报到,组织部签发了每个人的工作介绍信。我去河西公社,河西公社距县城最近,是学大寨的先进典型,如此安排可看出地、县组织部对我的偏爱。715号,起出粮食关系,随即骑自行车去河西公社,开始了20年的基层从政生涯。

1985 年的26号(未到春节),地委组织部召开了第一次选调生座谈会。地点是地委二楼会议室。当时全地区的选调生是42人,到会的30多人。主持会的是组织部侯继堂部长、田勇科长和青年干部科的一个干事。座谈会开了一整天的时间,座谈涉及的主要是以下五个问题:1、再学习问题;2、适应问题:同现实适应,同环境适应,同市俗适应,消极适应与积极适应,特长与从事工作的适应;3、把青年干部放到什么环境工作的问题;4、对青年干部的使用问题;5、抵制不正之风的问题。田科长在讲了选调生工作的基本情况后,便开始讨论发言。

座谈会的通知是提前两天接到的。去座谈,我真无颜见熟悉的同学;但这又是向党向管理自己的组织部门倾诉、汇报的机会,我对自己四年来所走过的路进行了梳理和思考,很郑重的去参加座谈。上午座谈时,我发言比较靠前,重点汇报了两次公章事件和当前的工作情况。我的发言得到了全体人员的理解和同情。我发着言,他们感叹;座谈休息时分,他们过来和我握手,问这问那,表示慰问。

下午,侯继堂部长作了总结讲话。侯部长的相貌举止很普通,可以说是一个走进人群很难再找出的人,他在基层干过,上午座谈就和我们坐在一块,没有架子,平易近人。他讲了六个问题,其中三个问题涉及到我,几次提到我。他在讲抵制不正之风时说:“学新的两次公章事件,特别是何庄事件,不能看成是挫折,而应看成是荣誉。”他在讲工作环境时讲到我说:“不要被困难压倒,任何时候都要按党的方针政策办事。”他为到会的每一个选调生鼓劲,他说:“我对每一个选调生都抱有信任和希望,每一个选调生都是经过认真考察选拔的,基础都是品学兼优的学生,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会对每一个人负责到底。”(节选自《忧患人生》,小说阅读网,http://www.readnovel.com/novel/47953/7.html,张学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