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农村
『作者:jyw』『最后更新:2012-04-17』『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曾维康,男,湖北人,2011年广西选调生。2004年进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济管理学院学习,2008年免试推荐至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曾任清华大学新硕81党支部书记、研究生通讯社社长、校研究生团委宣传部副部长,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大学生通讯社社长等。已在《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中国教育报》《长江日报》等媒体发表消息、通讯、评论等累计100余篇,累计20余万字。曾获国家奖学金,清华大学优秀研究生党支部书记,中国地质大学(武汉)优秀团员标兵。  

略微黝黑的皮肤,一副无框眼镜,裂开嘴笑得憨厚,这个被别人夸赞时会不好意思的湖北小伙子叫曾维康,新闻与传播学院2008级硕士生。他于2004年考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经济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系。2008年,因在本科期间发表100余篇、累计20余万字的新闻报道,保送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攻读硕士学位。20113月,报考广西壮族自治区选调生,决定毕业后投身基层。20115月,完成25万字的新闻作品《农民中国:江汉平原一个村落26位乡民的口述史》,创作历时一年,采访辗转鄂、湘、粤等地。面对这些艰难与成绩,他仍坚持说:“这些都很普通,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事情。”这就是新闻学院李彬教授口中,一位“有德有才有抱负”的青年。  

“选择到基层工作,源于一种发自内心的召唤。这种召唤,来自我生活过的农村。”在递交给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的申请书中,曾维康这样写到。

2004年,曾维康在填报大学志愿时,他报的是工商管理专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以前对农村的唯一想法就是穷。甚至会嫌弃它,觉得老百姓思想观念比较落后。所以我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发奋读书,离开这个地方。”考上大学后,随着知识和年龄的增长,曾维康慢慢懂得农村的发展和乡亲们的生活很不容易。在清华读研究生的三年,成为他思想变化最大的阶段——下到基层去,和农民在一起,为他们解决一些现实的问题。“我在一个村就可以帮助一个村的人,在一个乡镇就可以帮助一个乡镇的人。哪怕只是一件小小的事情,能帮一点是一点。”曾维康说这些话时,有点激动同时很自信。“以前农民在外面打工,找老板要不到工资,你说他们会怎么办?前两年媒体上报道农民的柑橘、西瓜卖不出去,都烂掉了,你觉得可惜不可惜?还有的农民有很多很好的‘致富经’,但是缺乏资金和场所。所以我常常就想,如果你是这个村里的村干部,你能不能合理地帮助他们讨要工资,把柑橘和西瓜卖出去,帮他们解决贷款和场所等问题。你觉得可以做到吗?我觉得至少不会太难。”多次在东、中、西部农村实践的经历,开拓了曾维康的视野。在这个过程中,他看到了各地农业发展的“差距”,与此同时,他更多地看到中西部农村发展的“机遇”。他说,“农村的空间很大,那里是一个能够实现人生价值的地方。”去年有老师给曾维康推荐了一份年薪十几万的工作,同时解决北京户口和编制,但他最终放弃了。“我无法说服自己,那不是我最想要的。”

如今的曾维康,在做两件事:一是为农民立传,让人们了解中国农民的内心世界和真实生活;二是准备下基层,为农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现实也一样把数重压力迫在曾维康的理想上。家里只培养了他一个大学生,都指望他能给家里改善状况。他的导师、新闻与传播学院李彬教授说:“其实这些年来,他也同样面临研究生共有的那些困惑与纠结。他之所以决定到基层去,是同清华人的历史担当和社会责任密不可分。维康三年来的进步主要体现在格局与境界,‘心有多大,舞台有多大’,他的心胸越来越大。”“其实平常很多学生也说对国家和社会有关怀,但一遇到比较现实的选择如择业、家庭期待等压力便无法坚持。”新闻与传播学院党委书记金兼斌教授评价说,“维康是一个有乡土情结、理想情怀的实践者。”科学家王选曾说过的一段话让曾维康颇为赞同,“有两类人,一类人才华外露,似乎很易出成就;另一类人则依靠坚持不懈的奋斗,长年累月下来最后获得成功。”

当曾维康打算下基层时,很多人并不同意,担心他干不好。“当别人都说你不行,干不好的时候,你自己一定要坚持住,你要相信自己的判断,我能行!”说这句话时,曾维康的眼神立刻变得坚毅起来(节选自“实践砥砺梦想基层绽放青春——记清华大学广西壮族自治区选调生、新闻与传播学院2008级硕士毕业生曾维康”,清华大学新闻网,2011.6.8,董雨文)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