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平淡淡才是真正人生
『作者:jyw』『最后更新:2012-04-17』『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曹友良,男,197112月生,四川人,1992年选调生,省委党校研究生。历任荣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共青团自贡市委副书记、书记,自流井区区委副书记、区总工会主席。20118月起任自贡市纪委副书记。

今年三月的一天,收到母校发来的一封信函,要求选调生校友“将自己的工作情况、思想体会作一次梳理”,写一篇自述文章。读着学校来函,心中顿生感慨和惆怅,毕业十五年,蓦然回首仿佛弹指挥间;工作十五年,俨然回顾皆是平平淡淡。惶恐之余,想起了选调在基层工作的一些往事。

1992年春,小平南巡,“改革开放的步子再大一点”、“十亿人民九亿商,还有一亿在开张”是那时的社会热门舆论。但其时大学生实行统招统分的体制,故校园是平静的,学生关注的焦点是分配去何处就业,基本没有能不能就业的压力和忧虑。记得离毕业还有三个月左右,有上级组织部门的同志来学校动员,而后又经过学校推荐和一些考试考核,自己有幸成了学校应届毕业选调生之一。在等待毕业的时间里,对即将要去做“基层干部”设想和描绘了许多。

火热的夏天到了,毕业派遣通知下发了,我被分配到一个我从来没有去过也没有听说过的乡镇去工作。带着一脑子期待,带着一袋子行囊,问了好几次路,转了好几趟车,终于搭乘上了当天通往该乡镇的最后一趟班车。夕阳西下时,灰头土脸地站在了挂着乡政府铭牌的大门口。场镇并不大,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小,只是在一条弧形爬坡公路两边矗立大约七八幢或两层或三层的房子,也没有象样的街道,甚至连一家象样的餐馆也没有,因此,更象一个歇脚的“幺店子”。由于乡政府的公房已没有空余,我被安排在紧挨公路边的一幢二层小楼的一个房间,楼下是房主开的蜂窝煤球厂。粉煤灰在空气里游离飘舞,“咚、咚、咚”沉闷而又慢条斯理的机器轧压煤球的声音包裹着整座小楼。虽然长途坐车已让人非常疲惫,但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无法入睡。学校时的设想与此时的现实对照在脑海里缠绕。剪不断,理还乱,不是只身异乡无亲无友的孤独,而是置身现实诚惶诚恐的失落,我选择选调之路对吗?我能适应和承受吗?这样的问题反复在内心拷问,和着楼下传来的机器轧压蜂窝煤球的噪音,伴我度过了一个辗转无眠的夜晚。选调生、基层干部这一页从此展开……过了一些时候,我被调整安排到该乡的一个乡办企业,规模不大,主要就是进行进口农药的分装和分配生产。这里,虽然条件仍然很艰苦,却让我有了机会学习接触企业生产经营工作,大约过了近1年,乡政府和企业让我挂职当了副厂长,虽然我知道,还不一定做得很称职,毕竟正是这种过程,使我完成了从选调生到基层干部的转变。

工作岗位几经变化后,组织安排我到一个乡镇做了党委书记。我刚到该乡镇不久,即到各个村去调研,以使尽快熟悉情况进入角色。在一个村调研后我决定当晚就住在村支书家,天渐黑时,和村支书二人来到他家屋旁的一块土里,察看笋竹成活情况,一个路过的村民和村支书搭话,村支书随口说了一句我就是镇里新来的书记,不料的是,村民听后,气愤的扯着嗓子说:“共产党的干部越来越不管事了,我们镇里生猪销价都比邻近乡镇每斤少二三角,都是少数人压级压价,你这个新书记,如果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我手巴掌里给你煎鱼吃”。村民的话,虽然是个体,虽然有些偏激,但却当即深深刺痛了我,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解决好。在接下来的调研中,非常仔细的对这一问题进行了详细了解,村民反映的情况属实,大多数农户都养了猪,因此,这个问题就成了看起来不大,却牵涉面广、损害群众切身利益的问题,原因就在于采用了一种不恰当的生猪税费征收方式,政府难以监管,少数人通过税费征收环节把持生猪销售,形成压级压价,直接损害村民养猪收益,难怪大家怨言强烈。作为新任党委书记,我就决定以解决这个问题入手打开工作局面,提升党委政府在群众中的满意度。拿出整改方案其实不难,要去动真格实施它,就自然遇到多方障碍和各种压力,由于镇党委政府一班人统一了思想,并积极协调相关部门配合,又争取了村级干部的支持参与,方案最终得以实施,效果十分良好,村民毛猪销售价格迅速恢复并超过周边乡镇水平。算帐下来全镇村民可增加收入4050万元左右。虽然那位村民并不真能在“手巴掌里煎鱼吃”,但我仍要感谢他那坦率得有些偏激的话语使镇党委政府下决心做了一件值得做的事情。

乡镇工作直接面对群众,村民素质参差不齐,对基层干部的工作开展提出了更高要求。但我秉持这样一条朴素的信念:只要干部是真心诚意为群众作工作办实事,群众就会理解和支持。我所工作的乡镇其中涉及三个村六千多人有三条村道公路,毛坯土路基已建了十年多,但晴天不畅雨天更阻,公路上坑洼槽沟密布,村民一直渴望在乡镇村的组织下把这二条路修成晴畅雨通的泥结碎石路。如若改造,约须投资四十多万元,资金从何而来呢?国家政策当时不给村道整改补助,因此争取上级资金无门。镇里也是极困难,保吃饭保运行尚且艰难,村里集体资金杯水车薪,剩下唯一一条渠道,就是采取一事一议,动员组织村民筹资担大头。两难的境地摆在了镇党委政府的面前:如若不组织整治,群众意见大,长期交通不畅,制约生产难发展,增收难有起色;如若组织整治,真让群众掏腰包筹资,大家会支持吗?公路启动后群众资金却不到位,就会搞成“半拉子”工程,围绕这个问题镇村干部展开了激烈争论,最后,镇党委政府决定,与其坐而论道,江山依旧,不如说干就干,干就干好!以实际行动、过硬质量动员群众、取信群众。相信只要公路修建公开透明,公路质量严格把关,群众就一定会支持。首先,镇里卖掉了仅有的一部小车,村里卖掉了闲置的房产,筹集到了十万余元的启动资金,专门组成由镇、村、组干部和沿途村民参加的公路整治领导小组,负责公路发包、施工、监管,并向村民公布公路建设开支情况,公路刚动工时,群众更多的是观望,施工进展还不到一半时,村民由观望转变成了信服和支持,大家纷纷主动按照一事一议方案缴纳公路建设筹资,五个月过去了,一条规范平整的泥结碎石公路展现在村民脚下,群众生产生活方便了,乡村干群关系和谐了。我至今仍记得,在泥碎石最后铺到公路的尽头时,响起了村民自发购买燃放的鞭炮声。爆竹声声,是群众的评价,是群众的感激,是群众发给我们干部有声而无形的“大红奖状”。

选择选调之路参加工作十五年来,工作平平淡淡但不言悔,岗位变变换换但不言累,因为平平淡淡才是真正人生,因为变变换换才会更多磨砺。要感谢母校老师的培养,才使自己能有选择选调之路的机会,要感谢在不同岗位上的许多同事的帮助支持,才使自己能在工作中不断学习提高履职尽责完成任务,要感谢组织和领导的关怀,才使自己能在成功失败和经验教训中继续前行。(节选自“选调在基层工作二三事”,四川共青团,2007.4.3,曹友良)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