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业网原创】恋曲1990
『作者:妥筱楠』『最后更新:2013-12-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当年这首歌风靡大街小巷的时候,母亲是那个在春天明媚的阳光下刚刚洗完头发,微微眯着眼睛偏着头手中握着一把桃木梳子细细梳理如瀑长发的女子,那时候外婆家的花圃里团团簇簇的月季正开得娇娆,有风迎送着馥郁的花香抚过母亲的黑发,于是温煦的空气中丝丝飘舞着的,不只袅袅香气,还有母亲轻舞飞扬的美好年华。

  我看过母亲学生时代的一张照片,背景是她当时就读的那所古旧的师范学校,苍老的砖墙,陈旧的校舍,寥寥的几株白杨孤独地仰望着瓦蓝的天空。而母亲穿着一件鹅黄色毛衣,乌亮的麻花辫乖顺地垂在胸前,丰润的脸庞焕发着明亮的神采,浅浅的两朵笑涡盛开在春天深处,那双笑意盈盈的眼睛,像夜空中最清亮的星子。黯淡的背景遮不住母亲花蕾初绽的美丽,青春的鲜亮和灵动在荒芜的季节里一闪娉婷。

  每个女子在把那身柔软白亮的羽衣锁进箱子、决定做一个母亲之前,她也是一个爱做绮梦的少女,她也有过心思纤纤、满纸情愫的青葱岁月。我的母亲有一个旧旧的记事本,我仍记得墨绿色的封面上是范仲淹的那首诗:“江上往来人,但爱鲈鱼美,君看一叶舟,出没风波里。”轻轻翻开,岁月沉淀的气息扑面而来,开始泛黄的纸页载满了母亲曾经的浅喜深爱:老电影的海报,宝黛共读《西厢记》的图片,零碎的散文片段,抄录整齐的诗歌……也许在某个宁谧的午后,解下围裙走出厨房的母亲会坐在温暖的阳台上,捧着这本记忆的珍藏,素手轻启,旧时光就那么宛转悠扬地从书眉页脚汩汩流出,漫溯成当日风景。

  而那时母亲的记事本里,还没有出现父亲的身影。

  我想,当母亲在潋滟春光里发丝轻飏的时候,父亲或许正哼着“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骑着自行车穿过树影斑驳的林荫小道;当母亲温婉美好的笑容定格在相机里的时候,父亲或许正在不远处的篮球场上挥汗如雨,奋力争抢;当母亲伏在桌前把心爱的诗歌字字写进记事本的时候,父亲或许正和朋友们用手风琴做伴奏,娓娓唱着动人的苏联民歌。然而他们却不知悉,从某个平淡无恙的时刻开始,命运的重叠在悄然上演。

  就这样,散落在世界不同角落里的两个人,通过一种未明的力量驱使而向着彼此的坐标缓缓靠近,直到那场水到渠成的相遇,于千万人之中,不早也不晚。也许就像《西雅图夜未眠》中说的:“it’s magic.”

  1990年10月30日,父亲和母亲结婚。

  后来,父亲又骑着那辆自行车经过那条熟稔的林荫道,他的身后端坐着低眉颔首的母亲。父亲的衣角在轻风中起落,母亲绯红的脸和三月枝头摇曳的桃花迷乱了春天的眼眸。他们执手在一所乡间小学任教,孩子们淳朴清澈的笑脸和飘荡在耳畔的琅琅书声融汇成每一天的细水长流,朝暾夕月。

  青春隐没在日落后的群岚,年华萎谢成眼角的纹路,22年的时光之河无限波澜,无限风光,又无限经心地,让岁月积淀成的相濡以沫纤毫毕现。父亲和母亲的恋曲1990,没有轰轰烈烈的跌宕起伏和波澜迭起的动人心魄,有的只是相互依赖相互搀扶的那份平淡真情,而他们知道,有一种浅易生于深厚的致密,有一种朴素来自极端的丰富。即使坎坷,纵然波折,时光从掌心缓缓流过,他们彼此依偎守候的习惯,淳朴而又真挚,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这样的爱情,在一个逐渐湮没的年代发生过。

  而我,又多么荣幸自己是这个美丽故事的一部分。



  “或许明日太阳西下倦鸟已归时

  你将已经踏上旧时的归途

  人生难得再次寻觅相知的伴侣

  生命终究难舍蓝蓝的白云天”

(责任编辑  屈可)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