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巍:此时此刻
『来源:文艺生活周刊』『最后更新:2014-03-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2011年底,许巍发行了新专辑《此时此刻》。

  一直以来,许巍倾向于把“时间”这一概念,以及人群在时间之中的思考融入他的音乐:2000年《那一年》、2002年《时光•漫步》、2011年概念音乐集《一时》、2002-2008生活作品集《今天》……

  时间是什么?有人说是一把刻刀。多年前,我坐在初中的画室里,夏天的阳光有些刺眼,电风扇哗啦啦的转着,我似乎还能闻见房间里那微微的汗臭味儿。唯一让我们打起精神的,就是万年不变的许巍。“那一年你正年轻,总觉得明天肯定会很美,那理想的世界像一道光芒在你心里闪耀着……”老师一遍又一遍的让陈旧的唱片机播放着我们早已能背得出顺序的歌。有时我甚至会害怕CD经过这么多次的播放,会不会有一天爆裂在我身边。

  带着这样的记忆,我恍恍惚惚地坐在许巍2013“此时此刻”巡回演唱会的现场。他开口的瞬间,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拨通那个老师的电话。

  2013年5月17日20:00,我在北京工人体育馆41排3座。

  此时此刻,你在做什么?

  【我不顾一切追随着你出离盗梦空间】

  ——《出离》

  蓝色的主音话筒立在半圆形的舞台中央,贴有蓝莲花贴纸的乐器们散布在四周,它们静静的,等待着被点燃。舞台前方是高高的拱形灯光架,后方是巨大的弧形LED屏,这是主创团队为这场演出特意准备的。《此时此刻》北京站的舞美影像以全三维形式制作,实现这一效果需要占用大量场馆空间,主创团队舍四面台为三面台,同时舍弃的还有部分票房——一切的努力,都为了让视觉效果与音乐气氛生成最恰当的化学反应。

  这一天到来之前,乐迷在各自心目中描摹着舞台的形状:会有巨大的蓝莲花投影吗?他将以何种惊喜方式出现在人们的面前?

  一位深爱许巍的朋友替我记录了下面的场景:“当天下午,我四点多就到达了内场,向正门走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在唱《温暖》,顿时一股热血涌上心头,不禁向声源走去:只见紧锁的大门外,有一个抱着吉他弹唱的人,围坐一圈的听众,或随声附和,或闭目聆听,无论歌者还是听众,眼中早已经流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激动。他们举着的横幅上密布着歌迷的签名,后来才知道,这是演出当天,歌迷在现场完成的。可想而知,他们多早便守候在了这里。”

  【就在今夜我只想带给你燃烧的力量】

  ——《简单》

  在众人焦急的等待中,灯光渐渐暗了下来,舞台两侧的大屏幕切换成许巍和乐手们走向舞台的画面。刹那间,《空谷幽兰》悠长的前奏打破了沉寂,舞台却依旧暗着,琴声好像在洞穴中摸索。片刻,随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许式“烟嗓”,大屏幕泛起了涟漪,一行行水墨字幕浮现,而后隐灭:“纵有红颜,百生千劫;难消君心,万古情愁。青峰之巅,山外之山;晚霞寂照,星夜无眠。”鱼儿一抖细尾,倏地流向黑暗深处。

  黑暗有多深,观众的渴望就有多强烈,当最深的黑暗与最强的渴望交汇于一点,副歌部分的鼓声与电琴骤然插入——“一念净心花开遍世界”,舞台灯光瞬间开启,像绽开了千万朵圣洁的莲花,照亮了台上每一位乐手。此时此刻,被照亮的,还有乐迷们心底最深的眷恋与期盼:四年了,许巍回来了。

  2009年,许巍在北京为“今天”收官,说至少三年不会再在同一个城市开演唱会,果未食言。

  许巍接连演唱了《时光》、《像风一样自由》、《逍遥行》、《礼物》、《旅行》、《蓝莲花》、《此时此刻》等共二十四首歌曲,同时,那座拱形大屏幕也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画面融入中国传统元素、古朴哲学,与歌曲的深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在整场演出中,观众经历了从安静空灵到情绪特别高涨的变化过程,而这一切都如流水般顺畅。根据曲风格和故事,背景屏幕变换着画面,如襁褓般,将音乐包裹其中。

  三首唱罢,许巍站在台中央笑了,那笑容太朴实了,仰起脸,咧开嘴,眼成缝儿。他说:“每隔几年我们都要聚会一次。昨天我特别紧张,今天看见你们终于不紧张了。希望接下来我和大家都再放松一点。大家生活得都不容易,但我们还有音乐还有爱,歌唱我们的生活,愿每一天都平安吉祥、幸福欢乐。”这时他竟然像孩子似的,有一点手足无措。

  许巍乐队的鼓手——鼓仨儿(张永光)已如一个符号,这次因为身体原因未能出席,取而代之的一位重量级鼓手——JohnBlackwell,这位艺术家曾在格莱美最佳男歌手JustinTimberlake和日本天后宇多田光的世界巡演中参与演出。

  音乐总监李延亮和许巍从第一张专辑就开始合作,这次,他们找到了最适合体现这张专辑内容的乐手,王文颖(贝贝)、臧鸿飞(飞飞)、李九君、高飞、陈悦,窦颖等音乐家,让每个乐手都弹他最喜欢的乐句,最贴切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因此这张专辑,最大限度地集结了许多艺术家的精华,构成了这次演出最坚实的后盾。他们大部分是《此时此刻》专辑的录音乐手,许巍曾在音乐节现场大声向观众喊出:“他们是当今中国最棒的!”

  【只是自在向远方也来不及感伤】

  ——《此时此刻》

  《此时此刻》专辑弦乐编写陈超从这张专辑中听到了一个新的许巍,最鲜明之处在于,旋律线条产生了一个大的改变,听者的耳朵出离了他们习惯的许巍调式。陈超说:“不光是音乐的改变,这是一种性格的改变,对他来讲可能是一种自我的挑战。”

  许巍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回忆他的《两天》时代:“20多岁的时候就觉得活到30岁就够了,真的。”如今的许巍,用音乐传递给我们的东西似乎真的不一样了,整场演出虽有一些情怀惆怅的乐曲,但整体节奏偏欢快。看着他在台上忘我的演奏,开心的弹唱,有时甚至像孩子一样开心的跳起,我甚至不敢相信他是许巍。

  这一切巨大的变化与他的人生经历密切相关,从早期青年的热血与不羁,到后来音乐事业的瓶颈期,再从抑郁症的阴影中走出来,到现在在信仰的影响下,许巍逐渐对生活呈现出一种豁达的态度。

  不久前,我看了一位西方灵性导师的访谈。他说到“人怎样达到一个presence,也就是‘临在’的状态”,去做一个自由的人。他说临在就是nowandhere(此时此地),一下子,头脑中的信息被串联起来了。

  从《时光•漫步》开始,到《每一刻都是崭新的》再到《爱如少年》,许巍愈发温暖豁达。但是,我时常感受到一种,或许有些过分主观的迷惑:

  比如,“故事里始终都有爱”,比如“盛开着永不凋零,蓝莲花”,可能只是一直在找寻的一种境界,许巍知道它在那儿,但好像暂时还不能到达;或者说,他感受到的宁静和喜悦是偶然的,出现在某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情境下,而非一种常态。所以,那时我觉得,许巍在安慰我们,甚至是用一种善意的谎言——可是,这个世界怎么可能美好得像一句安慰呢?

  但是,在《此时此刻》里,他真的找到了。他留起短发,微笑地唱歌。

  而这,也让我相信了宁静和喜悦的存在。《此时此刻》是一种力量,还有很多人在寻找,在迷途。如果可能,我想,许巍把日复一日的修行沉淀在音乐里,用《此时此刻》这张专辑,告诉迷失的人们,如何找到此时此刻的力量。

  他几乎没说什么,却也说了一切。

  【总是要说再见相聚又分离总是走在漫长的路上】

  ——《旅行》

  整场演出,我早已数不清有多少次大合唱了,尤其是当蓝莲花从上空洒落,你我的眼睛早已噙满了热泪。

  “很多事来不及思考,就这样自然地发生了”,我们始终应该感谢赐予我们经历的生活,无所谓好与坏。全程三个小时,除了动人的音乐和精心设计的舞台效果,许巍没有多变的造型,没有花哨的返场,他展现了音乐最纯粹的本质,温暖,祥和,人们在喜悦中共鸣,在觉醒中开阔。

  《树上的男爵》中有这样一段话:“为了与他人真正在一起,唯一的出路是与他人相疏离。他在生命的每时每刻,都顽固地为自己,为他人,坚持那种不方便的特立独行和离索群居。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为那些自己也说不清楚的梦想活着,但是我唯一做了一件好事,就是活在树上。”

  有时候,我们以为自己只迈出了几步,但事实却永无掉头之路。许巍活在一棵生长着渴望、冲动、理想、热爱的树上,在这棵树上,他经历了复杂的人生体验,却没有停止对自己的耕耘。

  演出在11点结束,音乐却永无终点。因为经过这一晚,许多人和许巍一样相信,每一时都是此时,每一刻都是此刻。

(责任编辑:妥筱楠)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