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没有一劳永逸的快乐
『来源:豆瓣』『最后更新:2014-03-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前几天,一个南方系某报的朋友电话我,声音略带一丝不安的兴奋告诉我,“现在我在做的有可能是一件会被载入新闻史的事。”放下电话,他还忍不住激动地发短信来说:“很喜欢自己现在的状态,好像找到了新的目标,不像开店那么没希望。”回想起来,自我认识他起,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柔软的语调,迸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元气满满的新鲜细胞。然而一个多月前,因为折腾店铺开张的事,这位朋友已经度过了从“希望”到“绝望”的轮回了,整个人充满了暴戾和脆弱气息。

  当然世事总不会如想象般顺风顺水。昨天他又恢复绝望的口气对我说,才激情满满地做了两天,就被上面下了禁令要停止。我深谙这里面的无奈,我也清楚,对于一个每天下午3点去上班一周只要上4天班的人来说,不要钱也不要工分早上8点就起来工作,这只是发自内心的热情,更重要的是,他把这件事当做实现自我新的寄托。不料也只是一场短暂的雾里看花罢了。

  的确是有那么一种人,他们的生活永远是在孤注一掷,扑在一盘水煮鱼上就能目不斜视,忽略掉桌上其他的山珍海味。假如要他们自己开店做生意的话,那么无论是逛街还是吃饭,他们脑子里想的全部是ZARA是如何管理的,茶餐厅是如何经营的,全然不顾视觉和味觉的享受。他们的生活永远是顾此失彼的,是没办法让一团杂草般缠在一起的琐事和谐共处的。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总像在搭底座不稳健的积木,把压力和自我实现的焦虑越堆越高,然后只要谁轻轻小指一碰,心中的大厦就轰然倒塌了。

  从很早以前我就告诉自己,把生活的重心放在一件事情上,简直就是最傻逼最自虐的做法。没有任何一样东西能被保证永不会失去,永葆青春不可能,永葆文思泉涌不可能,永远将谁留在身边更不可能,因为人都会死。

  所谓的爱和热爱,就算不像撒盐巴一样撒均匀,起码也要有分寸地留一点给自己,留一点给那些不朽的东西,比如某年某月看到震慑人心的日出,又或者是毛姆读书随笔里闪光的思想,还有鲍勃迪伦一百年后依旧会存在的《Blowing in the Wind》。

  关于安慰开解的话,其实我也快词穷了,只好说:“生活在体制内就是这样没办法啊,如果你仅仅通过这个来获取快乐是不可靠的,总有人可以随时一句话剥夺你这种快乐和自由。所以我才想要跑到体制外,去看看能不能有只依靠自己就能获得的单纯快乐啊!”

  体制的确会让人容易活得舒服,但也可以一夜之间把所以的一切夺取,化整为零。这里说的体制并非狭隘的体制概念,而是整个社会外物的条条框框,包括金钱、等级、物欲等等。但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是处在与朝九晚五工作分不开的社会粘滞状态。也不可能人人都处于一种灵魂游荡在外,生活与工作完全脱节的状态,这样恐怕世上没那么多工作狂,时代也没办法好好进步了。

  “不以物喜只以己悲”并不一定就好,只是每个人得要找到属于自己的开脱方式。在应该的时候把灵魂注入工作,在不必须的时候就让灵魂出窍。世界瞬息万变,过多地依附于外部世界带来的快乐和幸福感,这种与自然自由天性相违的心理状态,总不会一劳永逸的。

(责任编辑:妥筱楠)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