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作品】《我与天坛》
『来源:文艺生活周刊(郑洋洋推荐)』『最后更新:2014-03-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摄影师:郝文辉(兰州大学新闻院12届毕业生)

  23岁。杂志摄影师,现居北京。

  个人网站:http://instagram.com/leaveshuihui



  摄影师自述:

  我住在天坛附近,2013年,这里是我独自散步的港湾。手机也成全了我在这里的随手拍,一来避免了每日沉重的相机拖在身上,二来除去工作以外的拍摄,有利身心。相比之刻意地捕捉、猎奇,我更喜欢随性所遇的巧合。拍照是极为主观的事,我想只有苦练内功,方能沉淀下来吧。

  天坛,老北京打太极练剑、老外和外地游客参观游览的地方:无论是健康的、残缺的,还是单身的、结伴的……这里就像一个孤独的老人,每天沉默守候在此,难以想象的包容和理解,成全着所有在此需要疗愈的人们。几百年前的肃穆早已不在,却偏偏多了一点亲和之气。我想,能证明这一切的,就仅有那些以世纪为单位成长的古树了吧。

  如果摄影抛却形式感,某种程度上和写作是一样的。相机操作只需要短时间就可以学会,后期技术也是一样,可是到底何为好作品?现如今新媒体异军突起,信息节奏越来越快,读图时代,浮躁之味弥漫周遭。如果摄影的本质是记录,那么,请多给时间一点时间。

 

  【编辑的话】

  郝文辉的照片,乍一看,会以为是近些时候那些纭纭向严明老师致敬的类似作品。严明的那一组《我的码头》,让6×6画幅的黑白作品成为了某种视觉符号。然则多翻开几幅,会发现并不相同,严明的照片里那种冷幽默像一杆大锤一下下砸在你的心里,郝文辉的这组,却像德云社舞台上一块醒木,直唤起观者一声声惊叹。郝文辉照片里的幽默和趣味是温暖的,现实的,细腻的,柔软的,是每天早上遛弯儿都走在你身边的。而说到器材,他更令人惊叹的是完全用手机拍摄并后期,跟严明的禄来2.8F天差地别,表现力却异曲同工。

  为这组作品取名的时候,他很踌躇,我建议说,史铁生写了一篇隽永的《我与地坛》,你这组小片儿,叫《我与天坛》也不含糊,他哈哈地应承了。

  他的真实身份是一名体育摄影记者,工作中拍摄风驰电掣,生活中拍摄谈笑风生,拿捏自如。这样的尺寸,应该就来源于他末尾那句话吧:请多给时间一点时间。

 

(责任编辑  屈可)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