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凡:像一把藏在鞘中的宝剑
『作者:沈寅』『最后更新:2014-03-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40岁的廖凡至今一共就做了三次主演:《绿帽子》让他获得了新加坡电影节的影帝,《一半海水一半火焰》让他提名金马影帝,新片《白日焰火》则让他成为柏林电影节史上首位华人影帝。


  柏林“影帝”是对廖凡不断坚持的回报。作为评委之一的梁朝伟评价他“在表演上能够带来很多惊喜”(摄影:王龙伟)。

  2月14日是情人节,恰好也是廖凡40岁的生日。两天后,廖凡获得了人生中最好的一份“生日礼物”——柏林电影节最佳男演员奖银熊奖。廖凡成为柏林电影节史上首位华人影帝。

  听到颁奖嘉宾梁朝伟念出自己名字的那一刻,廖凡还有些不敢相信。在柏林看完影片后,他对获奖也没有多大把握,只是感到“很踏实”,觉得“自己想表达或者能做到的,都已经演完了”。甚至和桂纶镁一起走红地毯,听到粉丝呼喊他俩的名字,他恍惚地问桂纶镁:“我真的有那么红吗?”

  但走上台领奖的那一刻起,他俨然有了“影帝”的王者之姿。在发表获奖致辞时,他说:“离开北京到这里(柏林)来之前,我和我妈说,如果拿不到这个奖,我就不回来了。”

  《白日焰火》是廖凡担任主演的第三部影片,之前两部是《绿帽子》和《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除此之外,他还演过数十部电影、电视剧的配角角色。

  但仅有的三次主演机会,都为廖凡带来了“影帝”缘分。《绿帽子》让他获得了2005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的影帝,当时他并没太在意,都没去领奖。到了2008年,廖凡因《一半海水一半火焰》被提名台湾金马奖最佳男演员时,他开始对“影帝”的封号感到兴奋。颁奖礼现场,当摄影机逐个扫向提名者时,他一下子就热了:“说不想得奖,那是装孙子。”

  只是最终金马奖“影帝”与他擦身而过,廖凡失落在所难免。但他说:“无论结果如何,坚持的人,必会有回报。”

  于是,柏林“影帝”就像是廖凡不断坚持的回报。作为评委之一的梁朝伟评价他“在表演上能够带来很多惊喜”,而廖凡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表示,这种惊喜或许来源于他“对于人物不仅是观察与模仿,更是洞察心灵”。

  《白日焰火》剧照。影片以一桩碎尸案为线索,廖凡扮演的失意警察为了调查案件接近关键人物——桂纶镁扮演的干洗店女工,并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从“苦命男二号”到“金牌绿叶”

  人们最初记得廖凡,是1998年的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他在剧中扮演痴情追求徐静蕾的模范大学生雨森。徐静蕾、李亚鹏、王学兵这些年轻朝气的面孔,因这部电视剧一夜走红;唯独廖凡,早早在一场雨夜的车祸戏后“离场”。

  两年后,廖凡参演了赵宝刚的《像雾像雨又像风》,该剧掀起的收视热潮又捧红了陈坤、陆毅、孙红雷,留给廖凡的却只是观众心中一个反派角色——一个上世纪30年代,为重振家业不择手段的“海归”。

  之后在赵宝刚的《别了,温哥华》中,廖凡依旧是一个倒霉的男二号,并如之前雨森那般单恋不成在车祸中丧生。初涉影视,廖凡走得并不顺,相比同剧演员,或是早已成名的同班同学李冰冰、任泉,廖凡也就徘徊于“亮眼却短命”的最佳男配角。

  廖凡在上海戏剧学院的一位学弟曾在一篇博文中回忆:“我记得他们班出道比较早的那几个,像任泉、李冰冰等人,到后来基本都不在学校待着。可是小廖却因为没戏可拍,每天都在学校四处游荡,食堂、操场、草地、宿舍楼门口……除了图书馆,哪儿都能见到他,这位同学的闲工夫如此之多,还有一个原因,因为他没在学校谈恋爱。”

  《白日焰火》是廖凡担任主演的第三部影片,之前两部是《绿帽子》和《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仅有的三次主演机会,都为廖凡带来了“影帝”缘分。

  1993年从湖南长沙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时,廖凡是自费生,得知“自费生说明业务不够好”,他郁闷了两年,每天拉着同学在小教室谈剧本、排小品,最终在全国戏剧院校小品大赛中获得了一等奖。领奖时要说感言,廖凡心潮澎湃,结果什么都没说出来,但表演却给了廖凡一种愉悦,他告诉《外滩画报》记者:“这种愉悦是我喜欢演戏的初衷,并且一直延续到现在。”

  廖凡告诉记者,毕业那会儿他“心气很高,浑身是劲”。还在念大学的时候,他就在《北京深秋的故事》中扮演了一个开出租车的司机老谢,当时搭档的演员是陈宝国、李亚鹏。廖凡一度认为自己没有不能演的角色,可没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同剧的演员都红了,而他始终在配角徘徊,他逐渐意识到许多影视作品,尤其是电视剧,挑演员是由外形决定的。

  这时,大学就养成的沉稳心态和坚韧的毅力就发挥了作用。长时间漂在北京演“男二号”,他始终没有意志消沉,反而铆足劲“把龙套也当作男一号来演”,结果有时候导演在现场就不得不把他加进去,因为他太抢戏了。

  2003年,廖凡得到了第一个主角,在《绿帽子》中扮演王耀。原本导演刘奋斗安排他演的是另一个角色,但廖凡自己主动要求演影片中的银行抢劫犯。面对这个要求来的主角,廖凡解释说:“那个时候我的确有一些情绪需要在角色里释放出去。”

  《绿帽子》对他而言就像一个“告别”,之前他扮演的许多配角都是“非常态”人物,这些人物相当提升演技,需要演员从生活中观察,予以分析并提炼出自己的表现方式。与此同时,这些“非常态”人物在影视作品中总是配角,没有大幅段落去表现,因此演员必须抓住有限的镜头和台词,将人物鲜活表现。《绿帽子》中那个爱得疯狂又决绝的匪徒,无疑也是这样一个人物,这就给予了廖凡表现的机会,让他演得过瘾。此时,廖凡仿佛一个摸爬滚打多年的龙套,攒足了经验赢来了登台成角的那一刻。

  廖凡30岁生日时,他暗暗在心中下了决心,30岁了,该是一个男演员站到舞台中央的年纪了。他给自己定了目标,要做中国最性感、最骚的男演员。

  这个目标正一步步实现。如《幸福额度》筹拍时,女主角定了林志玲一人分饰两角,而后则要在大陆找两位差异大的男演员,其中“公子哥”的角色定了陈坤,而另一个“新好男人”则是廖凡。《幸福额度》的制片人刘开珞告诉《外滩画报》记者:“选择廖凡是因为他身上有鲜明的个性。”

  在《幸福额度》中,廖凡饰演“新好男人”。

  刘开珞解释道:“与陈坤外露的帅气、锋芒不同,廖凡是温和而内敛,但他又锐利,像一把藏在鞘中的宝剑。”

  他也不专属于文艺片。刘开珞还看重廖凡的时尚度,他的时尚来自他的性感:一种个性男演员自我生长到足够成熟,所散发出的魅力。

  “只要是廖凡,再不可能都可能”

  “第一眼看见他,觉得他不是打篮球就是踢足球的。”林奕华对《外滩画报》记者说。

  2004年,林奕华、胡恩威来北京与孟京辉会合,筹备三人合作的音乐剧《半生缘》。女主角顾曼桢定了刘若英,男主角沈世钧则是廖凡。“我没看过他的演出,大家都说他不像(沈世钧)。”见到廖凡时,林奕华依旧有些担心,廖凡和沈世钧在表面上完全是两个人。他心想:“反正我也不是找他(沈世钧)的亲戚,我是找灵媒。”

  在该剧艺术指导孟京辉眼中:“廖凡在《半生缘》中的表演,和陈建斌在《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黄渤在《活着》中的表现,可以说代表了中国当代话剧表演的最高水平。”

  频繁的合作,让孟京辉对廖凡有透彻的认识:“他身上有一种很消瘦的诗意。他的目光中有一种贪婪的东西,他可以像蛇一样出击,也可以像兔子那样跳跃。他身上羞涩的东西和爆发的东西是合二为一的,他的激情在得到控制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美感,这种美感会萦绕在剧场上空,让你处处都感到他的热力,但又不失冷静。”

  廖凡这种特质,让许多导演在合作后对他持续关注,林奕华就是如此。2010年,廖凡接棒冯远征在《非诚勿扰2》中扮演“娘娘腔”建国。这是廖凡以往未曾演过的角色类型,在处理上他并非将之单纯视作搞笑的丑角,而是当成一个人物,无比认真地去演。林奕华形容为“工笔演技”,没有一笔不是见微知著,入木三分。他忍不住为廖凡写了一篇专栏,作为他“男明星放大镜”系列的第一篇。他写道:“蹦蹦跳的大男孩在这样短的时间内,脱胎换骨成恨海难填的闷骚,他是怎么做到的?只要是廖凡,再不可能都可能。”

  廖凡的“用功”在影视圈中已是众所皆知。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时,他两个月里每天早起跑上6公里,待到电影中见到他的身体时,完全是性感和力量的野性之美。

  而在《白日焰火》中廖凡又为了最大限度接近角色,在一个月中增肥20多斤。《白日焰火》以一桩碎尸案为线索,廖凡扮演的失意警察为了调查案件接近关键人物——桂纶镁扮演的干洗店女工,并不可救药地爱上了她。

  突击增肥的20多斤,让廖凡在外形上接近颓废警察的形象;而对于人物内心那种灰暗而复杂的情绪的把握,却并不容易。特别是刁亦男在剧本中并不描述细节,而是让演员自己去想象,因此廖凡不得不去揣摩剧中角色在特定事件中的状态。

  在《让子弹飞》中,他扮演麻匪老三,成为整个故事里姜文、周润发、葛优三雄争斗下最终的赢家,留给观众深刻的印象。

  凑巧的是,廖凡在接这个角色前,因拍《建党伟业》摔马,做了8小时的手术,身体内嵌入12个钉子。之后他觉得自己整个人一下子泄了气,原本感觉要往上走的心劲儿又变得很迷惘。休养期间,他遇到了《白日焰火》的剧本,读到剧中警察的角色时,突然感觉警察身上有一些东西跟自己很像,他的那些失落和痛苦都似曾相识。

  拍摄则极为艰苦。2012年10月,经纪人杨琛送廖凡进剧组,在零下30多摄氏度的哈尔滨一呆就是三个月。待2013年春节前回到北京时,杨琛几乎认不出眼前的廖凡,他整个人胖了一圈。“廖凡回来见到我第一句话就是:实在太苦了。”杨琛告诉《外滩画报》记者。

  廖凡谈及拍摄时的困难,想到的就是天气冷。在拍摄一场和桂纶镁在摩天轮上的吻戏时,他吻着吻着忽然发现有一条冻得结晶的鼻涕,像一条棉花糖似挂在脸上。为了一次完成这场戏,两人硬是忍住没笑场演完。

  “在你的许多作品中,只有几个能让你感同身受,让你想把感受表达出来。”《白日焰火》对廖凡来说正是这样一部作品。

  B=《外滩画报》L=廖凡

  我的表演根基来自于父亲

  B:从何时起,你真正意识到自己爱演戏?

  L:因为父母从事的是戏剧表演工作,从小在剧院长大,很小就被抓去当影视剧中的临时演员,印象中的第一份片酬是两个西瓜。学生时代,也经常被老师安排参加各种文艺活动,我本身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但通过扮演,体会到表达的乐趣。

  B:出身在艺术世家,你父亲是话剧演员,他对你的表演有影响吗?

  L:尽管我父亲有着几十年的舞台表演经验,但对于表演,其实我和他还真没有进行过专业层面的交流,有时甚至彼此看不上眼。也许是因为我们从事的是同一个职业,也许是因为作为父子,有一种本能的对抗。我父亲从未将他对表演的观念和认知强加于我,他对生活的态度,以及对生活的理解,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这是我表演的根基。

  B:从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到如今迈入40岁,你对自己的目标有没有变化?

  L:改变是必然的,因为人在成长。二十多岁刚毕业,心气很高当时的口头禅总爱说:等我到了什么时候,就会如何如何。年轻就是本钱。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你会发现,心中的设想和现实永远存在出入,尽管会折中、会退让,会犹豫、会迷惘,但经历过这些之后,反而那个目标会更加清晰起来。现在,我四十岁了,我知道初衷是不会变的,有些东西是不能妥协的。

  B:你在《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之后,有过一段时间迷惘,找不到目标,后来又重新想明白了,当时想明白了什么呢?

  L:《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拍摄周期断断续续持续了大半年时间,这个人物让我付出了很多精力,当然我寄望也很高。在这之后,我整个人有一种被掏空的感觉,需要停下来,缓一缓。当你对一个东西期望太高,没有达到预期时就会失落。后来我想明白应该抛掉这些杂念,更纯粹一些。

  2010年,廖凡接棒冯远征在《非诚勿扰2》中扮演“娘娘腔”建国。

  B:对于《白日焰火》中扮演的东北警察,你是如何让自己接近人物的?

  L:这是一部黑色气质的电影,整体的风格冷酷。剧本给我创作人物提供了很大空间。这不是我第一次演警察,但是头一次演落魄的警察。为了更真实些,我就去哈尔滨当地的刑警队体验生活,大概有半个月时间。我跟刑警们聊天,看他们的抓捕录像、审讯录像,感觉很震撼。跟警匪片里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很真实,也很荒诞,跟《白日焰火》中的剧情挺像。

  记得有一次,内线报告说犯罪嫌疑人正在某个房间里,警察们冲进去了,把人按在那儿上了铐子,开始就地突审。审了半天发现不对,什么都对不上。后来发现,原来房间报错了,真正的嫌犯在隔壁。赶紧又过去抓,幸好人还没跑。

  还有一次,刑警们去抓一个毒贩子,把他连人带车堵在死胡同里。人抓住了,警察们上去搜,啥都没搜到,最后恨不得把车都拆了,还是没有。最后你猜在哪儿,原来那家伙刚停下车就把毒品塞一个小纸团里扔地上了,就在车门旁边。正因为太近,所有的人都没注意到。

  B:在30岁生日时你下了决心,说要做中国最性感最骚的男演员。你觉得一个男演员的性感来自哪儿?

  L:性感是多方面的综合,随各人的审美有不同的解读。我的性感不知道来自于哪儿,反正绝不是外表。

  B:据说你不拍戏时经常去看戏,最近你特别喜欢的一部戏是?

  L:《活着》感触很大,袁泉在其中清唱了一段京戏,惊艳!

  B:演电影和话剧,哪个你更过瘾?

  L:都喜欢。它们给我不同的感受。演话剧,只要你上了舞台,一切都掌控在你手中,一气呵成。演电影对我最大的刺激,在于一种不确定性,通过导演后期剪辑,一切都可能被赋予新的意义。

(责任编辑:袁晓彤)

欢迎您将此篇文章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