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一个尚未成功的创业故事
『作者:杨涛』『最后更新:2014-03-19』『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创业之前想过很多东西:梦想,自由,激情。



  创业之后才发现残酷很多,但并不浪漫:租房,招人,打杂,纳税,为下个月的工资发愁。就像结婚后柴米油盐的生活。

  《中国合伙人》说:“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

  俗话说,机会留给有准备的人。可是我出来创业,不是因为自己准备好了,而是因为朋友准备好了。

  有两个在同一家游戏公司呆过的朋友(暂称熊某和方某吧),成了很好的朋友,最终成了合作伙伴。

  这个世界小得就像一部蹩脚的小说,其中最蹩脚的情节是:公司的最大股东,最信任我的能力的朋友,最支持我出来创业的伙伴——熊某,因为和我的矛盾而离开了公司。

  熊某是一个技术过硬,为人真诚,脚踏实地的老程序员。

  这个“老”只能代表资历,实际他看起来很年轻,心态也很好。我欣赏他的技术深厚,他欣赏我的思维活跃。我们曾经有过非常愉快的时间,但是最后却应了《中国合伙人》里的那句话“不要和最好的朋友开公司”。

  我和他其实只有两个矛盾:一个是做事方面,一个是做人方面。

  做事方面,他希望公司集中精力做好游戏产品,专注在一件事情上;而我因为担心公司的生存问题,接了一些杂七杂八的活回公司做,有一些性价比不高的项目,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的资源调配。

  做人方面,他认为做公司和做人一样,要表里如一,真诚待人;而我有时候会为了公司利益牺牲一些原则,偶尔做一些不太靠谱的承诺。(承诺这个事情,做好了叫激励,做砸了叫吹水)

  从他的角度来看,大概会觉得我有点浮夸吧。关于公司的发展方向以及我做事的方式,我们激烈的讨论了很多次。但有的时候,讨论是注定没有答案的,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决定,哪怕是错误的决定。

  这大概是最痛苦的部分:他并不同意我的观点,可是他又不能不妥协,因为当初是他坚持要让我来当总经理的。

  当他有一天说,要离开公司的时候,我沉默了很久,因为我觉得需要离开的人是我。

  在我加入公司之前,他已经为公司付出了很多心血。

  那个时候公司的合伙人只剩下我和方某,方某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乐天派,没有什么可以让他发愁的。

  熊某还在的时候,他是我们的和事老。熊某不在了,我们只好相依为命相互嘲笑作乐了。

  他的家境比我稍微宽裕一些,在经济方面给我作了很多让步。我工作了三年出来创业,经济上的积累还没有完成,家里也没有经济上的支撑,又赶上结婚生孩子,各方面压力都比较大。

  有时候想,如果合伙人不是他,大概我早就支撑不下去了。创业失败并不需要什么万丈悬崖,一颗小石头绊一下就够了。

  在之前的公司当部门经理的时候,要协调销售,项目经理,策划,研发,硬件工程师几个部门做的事情。现在一个人把几个部门的事全干了。

  白天跑单子,做项目沟通,晚上在夜灯下做方案,敲代码。photoshop平面设计,Sketchup三维结构设计,Axure原型构建到flash动画,3d游戏引擎开发,什么都要会。

  项目忙的时候,身体累。没有项目的时候,心里更累。曾经幻想过创业以后自由自在的生活,结果是:老婆生孩子的时候都不敢在家里多休息一天。

  忙的时候也想招人分摊一下压力,可是一直顾虑重重。

  销售方面:熟手不容易招,新手会浪费机会,毕竟公司目前的项目来源有限,自己做成交率更高一些。

  技术方面:业务内容比较庞杂(2d的,3d的,客户端的,网络端的,pc的,移动的都有),技术跨度大,高手养不起,新手做不了。

  虽然心里也明白,一个公司的老板不是打杂的,不然公司永远发展不起来,可是当公司的生死存亡摆在面前的时候,那些华丽丽的创业经验全都可以扔到一边了。

  什么技术创新商业模式创新,都是吃饱饭以后才有时间想的东西。

  做游戏:产品、定位、出路和摇摆

  公司的第一个产品是一个街机游戏,那时候街机行业的颓势还没有这么明显,手机游戏还没有这么如日中天。产品的研发周期从三个月拖到一年,不停的修改。在广州番禺找了几家街机的代理商,才慢慢弄明白这个行业的游戏规则:那些庞大好玩的日本进口游戏设备,赚的钱远没有一台小小的博彩机多。而我们的产品定位尴尬的夹在这两者中间。

  在产品修改和渠道推广做了诸多尝试以后,我们才慢慢接受了产品的销售额连成本都收不回来这个现实。

  在这个游戏产品之后,公司的定位摇摆了很长时间。

  如果公司继续投入力量做游戏产品研发,再不成功,那公司基本上就维持不下去了。

  如果转移方向,接项目外包,那团队结构要调整。做服务性项目不是公司的优势,没有专业销售,回报也远没有游戏来的高。简言之,第一条路子高风险高回报。第二条路低风险低回报。

  从团队的基因上来说,我们是希望走第一条路子的,那才是我们创业的初衷。最终的情况是,公司还是以求生存为基调,慢慢尝试接一些外包项目。

  我的老东家是一家做数字娱乐(或者叫多媒体互动)方面的公司,我们外包接的主要是这个方向的,所以深圳的这个圈子我还比较熟,基本上二度人脉就覆盖了。因为没有专职销售,没有品牌名气,就从二手单做起。做了一年的项目外包以后发现老板是给员工打工的:发完工资全没了。项目的性价比很低。

  公司的团队也在这期间出现大的流动,那些跟着公司辛辛苦苦做了一年多的同事开始对公司的前景产生质疑。如果说做游戏的时候大家还有一个吃不到嘴的饼可以望着,那后面看到的只有饼渣了。

  那时候每天都希望自己像一架24小时运转的机器,晚上睡觉梦见的都是怎样为公司寻找好的出路。在公司最困难的日子里,我们都想过散伙这个词,但谁都不敢说出口,仿佛这个词是瘟疫,一说出口就会带来无穷灾难。

  等我们有勇气自嘲:“公司下个月就发不出工资了,你家孩子还有奶粉吗?”的时候,我们已经开始成熟了。懂得什么时候要安静的守候,什么时候要奋起搏击。

  我的创业感悟

  短短两年的时间,已经看过太多失败的案例。身边的朋友,有钱有背景的,有华丽创始团队的,都见过了。我还不知道创业成功的经验是什么,因为成功不可复制。

  可是我可以说出创业失败的一百种死法。

  创业是痛苦的,也是有瘾。时常后悔,可是却不想回去了。

  当看着朋友玩游戏,当家人看电视的时候,会突然想,未来的科技应该发展成什么样子。每天在地铁上的时候,每天吃饭的时候,会突然发呆,想象几十年以后的生活。躺在床上,脑子里装的都是明天的机遇和挑战。眼睛所到之处就是机会,机会从来不是一种客观的存在。

  我们只是一帮不安份的创业者,用机警的双眼看着世界,野心勃勃而又小心翼翼的寻找着改变世界的力量。

(责任编辑 袁晓彤)

欢迎您将此篇文章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