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 兰州
『来源:简书』『最后更新:2014-03-25』『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低苦艾有一首歌,名叫《兰州兰州》。关于兰州,我知道的不多。但凡去过几次,皆是不甚好的记忆。脑海中最远久的图画,是一块高耸的广告牌,须使我仰头方能全瞻,上面绘有哈德门香烟的高大形象。左边似另有一侧依的美女,但她是做的什么广告,却已不甚明晰。现在最熟识的,是汽车东站至火车站的三两个路口。但须想起拖着行李坐几个小时的汽车,或是,坐十几个小时的火车,难免神情怅然,行色匆忙,更何况四下也并无什么异样的景致。

  然而,对于外人,我常说自己是兰州人。毕竟穷乡僻壤之地,解释总需费去无用的舌津,于是便化繁为简,言其大略。但终究是两个地方,这一点,在漫游费上看得分明。对于外人,我也常说自己是白银人。别人听了,往往诧异地问:你们那里盛产白银么?但据我说知,白银之所以谓之白银,源于那里什么都有,惟独不产白银。这样的例子,我们听到的并不少。单是仁义道德,或是理想希望,我道听的便已是很多了。

  关于白银,我也会赘述一句:“它是国家首批资源枯竭城市。”除了“资源枯竭”不算外,余下的就是“首批”,更何况还是“国家”。我便常以此证明别人的浅薄与无知,因为这样的描述,是在白银的大街小巷挂满了的,像是坟头的串串坟飘。

  汪峰有一首歌,叫做《北京北京》。关于北京,我不能评述太多。当初之所以会去那里,现在看来多少显些迷惘。不外乎高些楼房,多些人堆。举目四望,尽是迷蒙黯淡之色,沉闷恍惚之景,灯红烛绿之处,苟延闲逸之徒。于是便对旧时的想法,有些不明所以。仁义道德么?北京固然也被称作“首善之区”,那倒是从砍头镇压时便留下的赞号;理想希望么?却和这地境儿有何关联!不过是把虚妄的抱负寄生在挂着名号的名称上罢了。各人寻着个人的梦,梦生醉死,是与城市毫无瓜葛的,我想。

  我记得北京,在天坛的城墙角,一位老汉拉着弦乐,惨黄的日光投射出来,斑驳出稀拉的树影和齐整的墙垛。然而,城头便是喧闹的游人,身畔也是叫卖的小贩。让人于怅然所失之外又悠然有恨。此外,便无其他可供略述的累赘了。

  李志有一首歌,叫做《关于郑州的回忆》。我尚未去过郑州,以前在往返的路上,火车总会驶进这座城市,停留片刻,然后掉头,驶离这座城市。后来火车改道,似乎便不会再路过那里。这座城市大概留给别人些许回忆,承载着不同的渴求与向往。我时常想起我在北京西站,看着前前后后的人群,会不由自主地猜想他们的故事。然而我路过每一个城市,我都会这么猜想。或许,故事的本身并不与这个城市相关。

  我去过的城市不多,在每一个地方不过是短暂的逗留。我的行李少之又少,在每一个地方也只供做短暂的逗留。于是:总是神情怅然地行走匆忙,更何况,四下也并无什么可值得留念的景致。

  每次当我坐着火车,离开一座城市,去往另一座城市,我总会想,人生大概总是应该去陌生的地方,看异样的风情,与不同的人交谈。但是我又想,这样的人生,大概除了乞讨和流浪,似乎的确也别无他法了。我时常为我这样的想法觉得悲伤。

(责任编辑:妥筱楠)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