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博:我从不因成熟而自豪
『来源:南方人物周刊』『最后更新:2014-05-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黑色短T,牛仔裤。10点,梁博准时出现在唱片公司,若没有化妆师扑粉、修饰嘴唇,看起来跟任何的城市青年毫无二致。

  5分钟后,他便暴露了自己的执拗。

  “您好,能不能跟您商量一下,不用这张照片,不是您拍摄的问题,是我的状态不好。不像我自己。我们可以提供其他照片。”

  他向摄影师提出建议,语气礼貌,又带着不容分说的坚持。

  待坐定后,我问他,“你是个原则性很强的人?”

  “是的,我决定的事,别人都说服不了我。”

  因为欣赏李小龙,梁博给自己取的英文名也是Bruce。他说自己最佩服李小龙的就是“化繁为简”。

  两年前,这个长春青年以安静、“清新”的摇滚演唱,叩开了第一季《中国好声音》全国总冠军的大门。

  在《好声音》录制的3个月里,编导数次要求梁博换换永远不变的白衬衣和深色西装,“戴个链子,加个logo”,或者对导师和观众言语亲近、活泛些,他全都拒绝。

  见到那英、崔健、李宗盛这些大腕,他完全没有难以自持的情绪。“我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尊重,但我见到他们,只是觉得亲切,没有崇拜和激动。”

  舞台上始终如一的淡定,和其他选手的煽情、夸张、悲喜形于色,形成了极大的反差。他却说,所谓的“年少成熟”,和比赛唱歌的水准之间,本来就毫无关系。“我从不会因为(成熟)这点而自豪。”

  当年那个15岁的音乐中专生,面对学校匮乏的音乐氛围、领导的官僚作风和形式教条的制度,无处排解,被人形容为“玩世不恭”。

  短短几年后,他站在选秀领奖台上,按照行业的既定规则,名望、财富、大把的机会,都将向这个年轻的“王者”一一展开。他却有些赶不上趟,常问人家,“钱咋挣呢?(别人)怎么来得那么快呢?”

  梁博说,自己丝毫不反对物质和商业。但音乐仍是首选。

  因为年轻,有人诟病他的音乐不够深刻,缺乏内涵。还有人说他的歌词逻辑不清,水平欠奉。

  “一个人的音乐深度一定需要和他的经历成正比吗?不可能。音乐的内涵跟年纪经历没直接关系。最有力量的音乐、最好的歌词,就是用最简单的、童话般的、带着孩子眼光的方式,表达深刻的道理。”

  这个叫梁博的固执“孩子”,刚刚过完23岁生日。


  消失的两年

  两年了。同一季里那些名次逊于他的同台人,如今名气都远胜于他。无论是春晚露脸,还是和一线明星合作国际品牌的广告,甚至身陷囹圄,他们在“后好声音时代”以各种唱歌以外的方式延长着曝光率和个人影响力。

  那英爱将梁博却好似人间蒸发。为了制作新专辑去美国数月,偶然和西方的爱乐人士街头切磋,还被好事者拍了下来。

  那是去年夏天,为了繁琐的签证手续焦头烂额数月之后,梁博终于踏上了去洛杉矶的音乐之旅。这是一次目的极为单纯的旅程。一切只为了新专辑的制作,游山玩水丝毫没在计划之内。

  事实也是如此。“他的生活范围不超过方圆一公里。他每天在房间弹弹琴,在户外跑跑步,在固定的几家餐馆吃吃饭。”梁博和著名音乐人Michael Bearden一见如故,为新专辑的制作碰撞出了不少火花。

  工作之余,他最大的爱好是去Santa Monica大街溜达。9月的一天,他见到一群街头表演者,希望加入其中。对方不允许,梁博即兴弹完一曲吉他后,人家居然说:“再来一首吧。”

  就在那些和他即兴合奏、演唱的人里,赶巧有美国《好声音》的16强选手Naia Kete。洛杉矶华人众多,街头认出梁博的人里,有人拍下照片传到网络,于是“《中国好声音》冠军梁博街头卖艺”的消息不胫而走。

  “卖艺事件”后,梁博只好改去附近的小教堂,和这群美国同道们继续音乐上的交流。那成了他这两年来最为快乐的一段时光。

  “曾经给杰克逊演唱会担任贝斯手的Alex AI,就在小教堂和我们的贝斯手聊音乐。要说大牌,这算大牌了吧?人家一点架子都没有。再想想,我们的选秀选手,如果爬到某个层次了,还能再回到大街上给大家唱歌吗?”

  “玩世不恭”与最好的老师

  音乐中专(梁博不愿透露名称)和后来的吉林艺术学院,是塑造梁博性格与音乐素养的两个地方。他在中专学的是通俗演唱。但整个学校,没有能滋养梁博的音乐土壤。

  “如果自称音乐学校,楼里应该充满了琴声和练歌声,从早上到半夜——那才是学校。而不是所谓的领导告诉说,我们中午在休息,别唱歌。

  “为什么音乐学校那么没有音乐氛围,为什么流行音乐受到排斥?

  “学校应该支持创作,少做些形式化的东西。真正在教育上有大量的投入。”

  内心叛逆而封闭的梁博看学校什么都不顺眼,但这些郁积在内心的想法,十五六岁的他从未向校方表达过。只有启蒙老师王老师给了他及时的疏导。

  “现在回想起来,人没有十全十美。但那时不会自我调整和批评,思维很单向。”

  好在,梁博很快遇到了音乐和成长的乐土。“吉艺的孙老师说过,没有最坏的学生,只有不称职的老师。这样的老师在我心里反倒是最称职的。”

  在这所学校,年轻的老师们思想相对统一,和学生们在理念、个性上更为相通。梁博如鱼得水。

  因为对母校的感情,还有怀念学校琴房的安静,他在《好声音》后做出了报考吉艺流行音乐演唱硕士的决定。

  不过,由于文化课成绩差,梁博最终“挂掉”。

  今天的他有了更加包容的心态。传闻、谣言、带有攻击性的网络评论,对他仿佛都没有了杀伤力。

  新专辑《梁博》里有首合作制作人Michael Bearden很喜欢的歌《Bruce Lee》:你,绝不后悔/是否还那么倔强的前行/有没有人能像你带来惊奇/我想大喊一声来告诉曾经的你/依然是你,依然是你

  旁人以为,这是梁博在向他深为仰慕的李小龙致敬。“不是,我写的是我自己。”梁博纠正。

  后来我明白了,我压根儿没进娱乐圈

  人物周刊:你在乎歌手的道德吗?如果私生活和品行差,你会对这样的人印象减分,反之如果热心公益和慈善,你会对他加分吗?

  梁博:丝毫不会。我会分得很开。我是喜欢你的音乐,可以不喜欢你的人,我会说得很坦诚。但我永远不会因为不喜欢这个人,而否定他的音乐。

  人物周刊:听说你很欣赏吉艺的学长杨广庭,有人评价他“有想法、有傲骨”?

  梁博:他是一个很真实的人。说他傲骨,太片面了。我们上次见面,还是在唱《私奔》那一场。人真实了,就容易把握自己的方向。你会丢掉很多包袱,活得轻松。太虚伪的话,先不说别人感受,自己都很累。

  人物周刊:相比他,你现在身上会多些包袱吗?

  梁博:不会,我们两个还挺像的。

  人物周刊:杨广庭在参加《快乐男声》时,评委陈建宁曾批评他,“你的音乐过时”,还劝他不要跟自己作品的歌名一样“自以为是”,杨广庭坚持己见,说,“中国的就是世界的。”你也会这样,在公开场合跟反对你的声音唇枪舌战吗?

  梁博:我不喜欢评委那样。我做音乐,不是为了用来评论的。从一个老百姓接受的商业模式来说,比赛、选秀,是可以推动音乐的。但是,音乐应该与竞技分离开。如果是为了交流,可以。但如果你是出于攻击目的,我不回应你就行了。

  人物周刊:“音乐和竞技分开”是很理想的念头。但事实上,你自己正是从《好声音》这样的竞技场出来的。

  梁博:我在《好声音》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音乐上头。在那个舞台上,我没有在音乐上丢分。至于你的市场该如何运作、老百姓如何评估、市场价值,不是我的事。

  从内心讲,我真的不喜欢比赛,参加《好声音》那段时间,有个阶段我每天心情都很复杂。但是站在台上,那一瞬间我是很享受的,否则观众早就捂耳朵了,也就没有今天的我了。如果我这样做,就成功地把音乐和竞技分开了。

  你说我站在上面紧张吗?我紧张,那是来源于生理和心理的正常反应。但是我不担心。我担心台上失误。唱完这首歌,观众说唱得不错,导师说,对不起,没选你。可以。但我受不了的是,你唱得真不咋地,但你进入下一轮了。

  人物周刊:你在舞台上很安静。有评论说你应该“再多些肢体语言,和观众互动”。你会做这种尝试吗?

  梁博:不会。这种东西是发自内心的,不是刻意的。我一直觉得我在音乐里是有激情的。人说我低调,看你怎么说了,我说我在音乐上是很高调的。

  人物周刊:中专时还是那样叛逆、急躁的性格,几年之后参加比赛却那么淡定。怎么能有今天这样“成熟”的表现?

  梁博:我的老师说,你的改变和成长的速度,很快。他很为我高兴。可是为什么我自己从来不以此而自豪呢?有个观众说,都说你梁博成熟,成熟有什么用?我要的是唱得好。这句话虽然是攻击我的话,但我会记住他一辈子,我非常感谢他。音乐比赛,你成不成熟,跟你是不是好声音,有什么关系?唱得好才是王道。

  你知道Michael Jackson十几岁的时候,已经比美国国内所有的歌手都优秀,Rolling Stone在二十几岁的时候,Bob Dylan年轻的时候,Pink Floyd,他们那时候已经是思想家了。我跟他们比,差太多了。有什么可自豪的?

  人物周刊:说到《好声音》,当时编导对你的形象、唱歌路子方面,有提出要求和修改意见吗?

  梁博:太多了。比如说服装,他们会说你穿得别这么简单行不行,挂个铁链、有个logo行吗?还有就是,在舞台上讲话,导演说你要学着讲话,攒人品。我说人品不是攒出来的,别把老百姓当傻子。现在社会在进步,人都知道怎么回事。我就不会那样,我觉得对一个人的尊重不是表现在嘴甜上。

  人物周刊:他们当时会不会觉得你是个“刺头”?

  梁博:不是会不会,是肯定,“太难管理了”。这个我也理解。我只考虑我自己,人家要考虑节目效果。

  人物周刊:你们有吵架吗?

  梁博:没有。

  人物周刊:互不买账?

  梁博:我是绝对不买账。我有两个坚持的原则:不能让我穿不满意的衣服,不能让我说假话。必须唱我能接受的曲目。

  人物周刊:进入娱乐圈,和你之前的想象一样吗?

  梁博:我没进来。我没觉得像人家说的娱乐圈有多乱,后来我明白了,我压根儿就没进来。我以后的生活,也想像正常人一样,该出门出门,开车,旅游。

  人物周刊:你说你没“进来”。你已经是签约歌手,也在做着艺人的事。那,什么才叫作“进来”?

  梁博:我定义不准。但我觉得,我身上没有娱乐性。我身上一点看点都没有,让我硬开玩笑,在台上做什么互动游戏,那我生不如死。

  人物周刊:你会觉得歌词部分,是你现在的一个软肋吗?

  梁博:不会。你要不说,我永远不会提歌词的事儿。我不会去引导大众,说好的歌词应该是什么样儿。至于我的个人喜好,我觉得好歌词不是华丽词语的堆积,也不是看起来非常深刻,是帮助音乐来表达。

  人物周刊:有乐迷听《你的我的》这首歌,会觉得逻辑关系有些乱,不知所以。

  梁博:明白。他们有自己的审美角度,我就这样。我完全可以解释。但我就是不解释。你说我水平低也行,但至少我真实。我也需要不断进步。

  人物周刊:为什么今年的演唱会主题是《新的》?

  梁博:我想表达的是,乐队不是配角。音乐是个整体,唱是目前大家最能接受的出口。我希望慢慢地大家会说,演奏得真好,这个律动,这个和声,真好。将来,当吉他solo的时候,你也会鼓掌。而不是像过去,说“怎么还不唱”,怎么前奏这么长。我想打破这种。不是说要上升到专业化,而是大家欣赏的层次和丰富程度注定会变。

  人物周刊:公司对你的期许,当然越多拥趸越好。但是,为了迎合市场难免会对你原有的特质做些改变和调整。你会有对“小众和大众之间矛盾”的担忧吗?

  梁博:一个好的艺术品,一定具备雅俗共赏。就像Michael Jackson,专业人士都觉得作品很伟大,街边卖水果的听也爱听。就是好听。我做不到,但我会朝这个方向努力。不要说你是小众的,老百姓接受不了,借口,都是借口。那是你的歌没写到一个境界。

  人物周刊:回望这两年,变化大吗?

  梁博:内心坚持的东西一直没变。但是看待问题的方式,有变化。会从更多的角度,更不会抱怨环境。变通的是方式,但不降低我音乐和做人的标准。

(责任编辑:妥筱楠)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