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墉:坐在时光上
『来源:佳人网』『最后更新:2014-11-21』『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文/刘墉

    让我说几个真实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当旅居海外十几年的名作家梁实秋刚回到台北的时候,朋友们一个接一个地请他吃饭。

    梁实秋是有名的“早起早睡的人”,晚上八点睡觉,天不亮,四点就起床写作。偏偏那些朋友都是夜猫子,每天请他深夜十二点吃消夜。

    梁实秋吃了几顿,受不了了,想出个好法子,对大家宣布:“谁请我吃消夜,我就回请他吃早点。”

    一班老朋友全怔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笑起来,从此再也没人敢请梁实秋吃消夜。

    有位美国朋友,想找台湾的印刷厂帮他印一批东西。又听说印刷厂生意多、有季节性,常会拖工,不按时缴件,于是请我介绍几家可靠的。

    “我也没把握,”我写了三个厂家的名字给他,说,“你还是自己观察吧。”不久,他回了美国,已经找到合作的伙伴。我好奇地问他:“你才去这么几天,怎么就决定了呢?”

    “这简单,”他笑笑,“其中两家都在电话里对我说:‘随时恭候。’只有一家,先要我等他查本子,再对我说下午三点十五分。附带还加一句:‘不知道谈到四点钟,时间够不够?不够可以另外约。’我就决定了那一家。”

    我在美国大学教书的第一学期结束,为了解学生们的想法,特别跟学生讨论,请大家对我提出批评。

    “教授,你教得很好,也很酷,”有个学生说。停了一下,又笑笑:“惟一不酷的,你在每堂课一开始时等那些迟到的同学,有常在下课时拖延时间。”

    我一惊,不解地问他:“你不也总是迟几分钟进来吗?我是好心好意地等;至于我延长时间,是我卖力,希望多教你们一点,有什么不对呢?”

    居然全体学生都叫起来:“不对。”

    然后有个学生补充说:“谁迟到,是他不尊重别人的时间,你当然不必尊重他,至于下课,我们知道你是好心,要多教一点儿,可是我们下面还有其他的课,你这一延,就造成我们下一堂的迟到。”

    以上这三个故事,给了我们什么启示?

    它告诉我们:当你要别人尊重你的时间之前,你先得尊重别人的时间,而当你不守时,不仅是你自己的问题,也将连带地造成别人的不守时。

    只有尊重别人时间,也掌握自己时间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

    旅美近二十年,我也渐渐学会对时间的尊重。

    我知道跟别人约会,如果是晚上七点,最好准七点到达,即使抓不准,宁可晚一点点,也不能因为提早半个小时到,就径自敲门进去。

    道理很简单,说不定他还在铺桌布、扫地或洗澡,你早到,会是他措手不及,比迟到还失礼。

    所以当我开派对的时候,常见门前停满车子,每辆车里都坐着朋友,大家全不下来,直到时间,才一起下车,按铃进来。

    我也会怎样用尊重对方时间的方法,要求对方尊重我。

    譬如有个装裱店,以“拖”闻名。我去裱画之前,一定先打电话预约,说我几点几分到。届时,一分不差地达,在约好某日几点几分去取件。

    我更学会了以主动的方式,进一步掌握时间。譬如有一天,我应某大学的邀请晚上七点去演讲。

    “你们演讲厅距校门口,走路要多少时间?”我问邀请的学生。

    “三四分钟,”学生有点儿不解地回答。

    “那好,我六点五十二分到你们校门口,”我说。

    学生露出诧异的表情:“刘老师,我们那边很会塞车哟。尤其是六点多下班的时候,你最好把时间放松一点儿,早点儿到。”

    “你们放心。”我笑笑。

    到了那一天,我下午四点多就坐车到了学校附近,找了一家幽雅的西餐厅,喝咖啡、看书,还把办公室的资料带去处理,然后吃完晚餐,一边看着表,一边喝茶。

    六点四十八分,我起身结账,五十分走出了餐厅,看见对街校门口的学生代表,正抱着花,伸着脖子,好像心急如焚地等待。

    看到我,他叫了起来:“老师,你怎么飞来的?那么准。”

    他的眼神,又紧张、又疑惑、又兴奋,我永远不会忘。

(责任编辑  贾凯)

欢迎您将此篇文章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