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年轻人,我心情不太好
『作者:(挪威)阿澜·卢 』『最后更新:2014-12-12』『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现在是春天。

  忽然就温暖了。

  今天我在哥哥的衣柜里发现一件自行车运动服。还有一件T恤衫。

  我做了个小便当,用个旧巴黎汽水瓶装了瓶水。我还带了那个球。

  这里鸦雀无声。现在是工作日,所以外面没有人。他们在上班。他们在上学。

  保佑他们。

  已经说了,我有一辆好自行车。有许多变速挡。装了一对大车蹬子。我骑车所向披靡。一骑上车我就是个流氓。

  买自行车之前,我读了无数名牌自行车的广告和报价单。我喜欢看着自行车的照片想像我跨着它啥样。有一份广告来自一个叫盖里?费雪的家伙。他住在加利福尼亚。他吹嘘自己发明了山地车。但他也很可能没撒谎。他做了一本又大又贵的报价单,里面有许多漂亮的自行车,还带着数据统计,里面还有他的语录。

  有个地方写着:“只要是骑自行车的人都是我的朋友”。

  这个我喜欢。

  我也觉得所有骑自行车的人都是我朋友。一大个完整的家庭。

  现在我遇到其他骑车的人,还是会说声“嗨”。

  但今天树林里就我一个人。

  这样也不错。

  当我要出门的时候,波乐朝我走来。他问我有没有买头盔。

  我说我一有钱就买。

  他又提醒我幼儿园里那个不幸爸爸的意外。我点头说我会小心的。

  但我并不是非常小心的。

  在树林里骑得飞快很带劲。

  有时候我会压到一些老鼠和石子儿。

  我告诉波乐我要去树林,他说他爸爸看见过一头麋鹿。他很得意。

  我也见过麋鹿,但是我没心思告诉他。

  我们约好我要告诉他我都见到了什么动物。

  目前为止我只看见一匹马和一只松鼠。

  我骑出一身汗,就停在一片小池塘边洗了个澡。

  虽然只有四月,水仍然很冷,我还是洗了个澡。

  在太阳下晒干的时候,我就朝着天空抛球。我仰天躺着朝空中抛球。规矩是我得接住它,但我会时不时失手。这样我就得站起身捡球。

  这下它又滚开了。

  我懒得再去捡球。

  就这样躺到自己干透。

  我思考着到底哪儿错了。

  应该还是根本问题。

  我父母工作很勤恳。我不怪他们。我上学的时候也不错。没有人和我过不去。至少没有人长期和我过不去。

  也会有人嘴巴不干净,那样我就踢他的腿,或者抡他的胃。顶多也就这样。

  一定是别的什么。

  不止为什么我总怀疑我知道太多。傻子才知道那么多的事。

  我知道的东西多得难以置信。

  这些是我很有研究的东西:

  -电影

  -文学

  -媒体

  -政治

  -明星

  -艺术

  -广告

  -空气动力学

  -信息社会学

  -罗兰·巴特

  -电脑

  -历史

  -语言

  -音乐

  -名模

  -撒哈拉沙漠

  我说我知道很多,我的意思就是很多。

  我知道名字,年份。数以百计。

  我知道谁第一个上的珠穆朗玛峰。

  我知道谁导演了那些美国最蹩脚的肥皂剧。

  我知道一份调查显示,1957年,在碧姬·芭铎出演电影《上帝创造女人》一年后,47%的法国人都在谈论芭铎。

  我知道当空气遇到机翼时,会在机翼上表面形成低气压,就是这玩意儿让飞机飞了起来。

  我知道亚里士多德讲的话啥意思。

  我知道其他哲学家对亚里士多德的有啥意见。

  我知道克劳蒂亚·雪佛是干嘛的。

  我知道时间在太阳上会走得慢一点。

  我知道柯利斯多和詹妮·克劳德争取了多长时间才被批准把柏林的议会大楼包起来。

  我知道可口可乐的配方。

  我知道的实在太多了。

  我不是唯一一个知道这么多的人。

  许多人比我知道的还多。幸好这不是我的问题。

  我的问题是我应该怎么运用这些知识。

  我拿他们干嘛呢?

  我很困惑。

  我当然可以参加杰帕迪知识问答竞赛,奖品是希腊游。双人的。

  但是我没有女朋友。我只能一个人去旅游。

  但是我去希腊干什么呢?

  没有理由相信我在那儿会更开心。

  我还没有蠢到去寻找某种知识的功能。

  但是我觉得自己把握不好什么是重要的,什么不重要。

  我缺少方向。大方向。

  怎么才能找到大方向。

  也许随着年龄的增长就能找到。但也许不能。

  难道我要像个傻子一样无所事事的等待?

  我真不应该学会认字。

(责任编辑  妥筱楠)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