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击的面试
『来源:壹心理』『最后更新:2014-12-13』『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编者按】我们都应该铭记一个道理:小聪明固然不错,但是大智慧更重要。在这个人人力争上游的世界了,不妨停一停,保持沉默,做树根一样的人,撑起一棵大树却从不张扬。



  我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红豆面包,喝着柠檬茶,看了时间,刚好赶得及。

  来到了教室,师兄师姐热情接待,跟我聊起了天。无非都是问问是哪个院系,什么专业的客套话,所有的大学社团招新中,都能找到这样的对白。师兄师姐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在派传单,笑容可掬,连拉带扯,嘴上是一套烂熟于心的拉拢话语,我就是被这样的热情所感动才参与了学校支教队的面试。

  面试的同学终于来齐了,按到达顺序排号,我是一号。学姐说:“你们有没有组长?”

  我见其他全都是女生,就举起了手,一举便成了组长。我们组抽到的主题是:给小学生上一节关于父亲节的主题班会。要求分为五个环节,我看见我们组有六个人,于是便说:“这样吧,我们五个人每人负责讲一个环节,最后一名同学进行综合和补充。”我边说边用手示意了其他四名伙伴。她们都说没问题。于是开始了十分钟的讨论时间。

  我提议,先每个人想想自己的环节,几分钟后轮流讲出来,其他同学进行补充。我负责第一个环节:前期准备。我写下了关键词:时间,地点,参与人员,包车,PPT,备课,关于父爱的故事,向老师了解班级情况,向有经验的前辈请教支教心得,小卡片。

  开始讨论了,我刚说:“先是时间,地点…”

  我身边的二号女生就抢着说:“PPT,父亲节的来历。”

  四号女生突然冒出一句:“后期工作要了解他们对这节课的感受,还有对父爱看法的转变。”

  五号女生猛地抛出一句:“突发意外的话,比如PPT丢失,我们可以用之前准备的备课本。”

  三号女生说话了:“我们可以在课堂上问他们一些关于父亲节的知识,答对了可以奖给他们一些小礼品。”

  我明白了,我刚才说的话根本没人放在心上,她们都不管顺序,自说自话,只有六号女生静静地听着,她负责综合和补充,这还挺让我欣慰。可是,我看到旁边师姐正看着我们讨论,看得出,她不满意我们乱七八糟的讨论。我的心里开始发虚了。

  突然,莫名其妙地回到了第二个环节:活动流程。负责这一块的二号女生在阐述自己的想法,我静静地听着,想等她讲完了,补充一句:“可以让小朋友说说自己很父亲的故事,说几句关于活动流程的,又说说几句自己那个环节的,一片混乱一片糟。

  师姐告诉我们,讨论时间结束了,要去展示了。可是,还没轮到五号和六号女生发言,我对她们环节的设想一无所知。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上了讲台,进行策划展示。

  我首先发言:“大家好,我来介绍一下展示流程。我们这1,2,3,4,5位同学分别阐述五个环节,剩下一名同学进行综合,补充。”师姐打断了我的话:“你们的主题是什么?”

  我回了:“一次父亲节主题班会。”

  几乎同一时间,我身边的二号女生说:“父爱的主题班会。”

  我心想:一开始就混乱了,糟糕了。我打量了这位师姐,一身素衣,端庄的眼镜,披散的头发,让我在意的是那眼神,跟当初拉拢新人的温柔似水不同,此刻她的眼神像剃刀一样锋利。

  我开始阐述我们环节,其实无非就是讲小纸条上的关键词串联起来,吐出一串没有串的句子,没什么问题,也没什么亮点,没有任何卡壳,讲完了我的环节。二号,三号,四号都基本跟我雷同,读一读小纸条上的笔记而已。到了五号女生,她讲的是注意事项和突发情况,这女生的发言欲望极高,说了很长的时间,举了几个例子,什么课堂上孩子调皮,学生不舒服。我一直望着听着,我发觉她没有看小纸条,很大程度是在临场发挥。到六号女生,她简单为五位同学进行了补充,平淡如水。而此刻,我注意到我面前的师姐扎起了马尾,高中的时候,学校要求长发女生要扎马尾,因为精神。我知道,散发和扎马尾是两种不同态度的外化物,散发更自然随和,扎马尾更谨慎严格。

  师姐说:“你们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五号女生又发发言了,说了一堆关于她那个环节的事情,四号女生则简单为自己的后期工作补充一两点。

  我们阐述时间结束了,师姐开始提问:“请问你们的组长是怎样产生的?”我举起了手,“毛遂自荐的”,师兄接着问:“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这一组就我一个男生,我觉得应该由我站出来。”

  我清楚,师兄师姐要开始刁难我们了,之前的客气话都不复存在了,局面已经不同了。

  “如果你在这些女生之中选一个当组长,你选谁,为什么?”

  “我选五号,因为她那环节很细致,想法很多,她心思细腻。”

  师姐也向我发起攻势:“你们刚才的展示很混乱,你在讲,二号女生在小声提示,三号在讲,四,五号女生在悄悄提示,四号没讲完,五号立即补充四号。你有协调好组员的工作吗?”

  “我跟她们说过了,她们各自有分工。她们只是怀着急切的心情想帮同学完善回答,才会造成混乱。”

  “她们都有为其他同学补充,为什么你作为组长却一直没发言补充呢?”

  “可能我讨论的时候过于专注我个人的环节,对其他环节有疏忽,这确实是我的过错。”

  “一个组长协调好组员比专注自己部分要重要。”我只能无言点点头,看了看她的马尾。

  师姐穷追猛打:“支教的主要内容应该是活动流程,你们的重点却放在了注意事项和突发状况,你们不觉得本末倒置吗?”五号女生回答了:“是这样的,刚才我们讨论的时候一位师姐说过不需要讲得太细,细节可以忽略。”

  师兄问了问最少说话的六号女生:“你觉得表现最好的是哪一个?”

  “组长还有三号,首先组长对我们的分工很合理,而且前期准备做得很好,涉及的方面很多,而三号她所说的物质准备很详实,考虑周到,在讨论的时候给了其他同学不少好建议。”

  面试结束了。最后,只有我和六号通过了面试。

  我想,这是个竞争上岗的支教队,每个人确实都有一颗表现自己的心,努力争取更多发言权,甚至抢夺同伴的发言权,可是,不能乱争取。五号很上进,她花很多时间阐述自己的部分,让师兄师姐记住她,但却造成了本末倒置,破坏了整个展示。而我和六号有个共识,就是我安排的流程挺好,每个人都有自己表现的机会,公平竞争,让整个流程顺畅和谐,我跟她说话并不多,我们在力保全局,而不是掺和她人的事或者过分突出自己。

  或者,我们都应该铭记一个道理:小聪明固然不错,但是大智慧更重要。在这个人人力争上游的世界了,不妨停一停,保持沉默,做树根一样的人,撑起一棵大树却从不张扬。面对师兄师姐尖锐的问题,不需要像五号那样找到理由证明自己没错,有时候,说一句:“这确实是我的过错”更真诚,毕竟人无完人,人难免犯错。人在展现自己优势的时候很容易变得强势,而一个人人都强势的团队可能做出好成绩吗?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天下莫若柔于水,而攻坚强者莫能胜之。

  老子的教诲意味深长。

(责任编辑:郑洋洋)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