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他们经历了爱情的三个阶段
『来源:人人网』『最后更新:2014-12-23』『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文/张嘉佳


奇怪,能吃的男生很多,但最能吃的是女生。

这里要说到我认识的一位女博士,她叫杨柳,比我年长九岁。

杨柳的实力,深不可测。吃烤肉的时候,服务员跟不上她的节奏,她干嚼一捆配菜的青椒,嚼到服务员的烤肉夹子都发抖。

这种青椒大家见过没有?又长又细又尖,特别毒辣。寡放在舌头舔一舔,屁股都会熊熊燃烧。

她的男朋友秦明,在吃饭上面,也算是有点本事,比她稍有逊色。两人恋爱时,杨柳并不瘦,肉嘟嘟的婴儿肥,吃的时候嘴巴一鼓一鼓,像花栗鼠。

秦明觉得她好玩极了,每次吃饭就故意逗她:“杨柳,我再叫个东坡肉,你吃不吃?”

杨柳一昂头:“吃!”

他们到云南的时候,一桶桶的虫子被油炸,方圆十里生态失衡。到科隆,服务生直接把肉肠墩在桌上,因为切根本来不及。

问题两人体质不同,杨柳越吃越胖,秦明基本没多大变化,逐渐体重有了差距。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杨柳听到秦明对他得朋友说,杨柳要是瘦一点,就可以算好看的了。

哎呀,听话变胖太容易,听话瘦下去太艰难。

再次和杨柳吃饭的时候,她细细地剔着螃蟹脚,面无表情,边哭边吃。

她说:“张嘉佳,你有没有因为别人,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有的啊,编辑催书,就日夜颠倒。朋友喝酒,就连醉数天。

她说:“可那还是你自己的。如果你为了一个人,吃自己讨厌的东西,看看不懂的电影,听吵人的歌,谈不学术的话题,你还愿意吗?”

我想了一下,就问她,那你当时快乐吗?多无趣的事情,只要和他一起做,就很快乐的吧。享受了当时的快乐,回头来又说自己是勉强被逼迫,这样未免失了风度
 
这么忧伤的话题,杨柳居然又拿起筷子:“你说的没错,两个人只要相处见面一天,都是自己愿意。改一时有一时之快,那要改一辈子呢?”

我说:“杨柳,就算你是食品工程博士,讲话能不能直接一点?是不是减肥又失败了?”

杨柳哇哇大哭,眼泪把一片香菜叶从脸上冲下来。世界真是不公平,有人失恋能大瘦数十斤,有人压力大就两腮无肉,为何她心情如此之差,还能记得在醋里放一撮姜末再点个黄酒?

世界太不公平了,她高兴的时候喜欢吃好的,不高兴的时候喜欢吃好的,连没有情绪,都能想到要吃好的。

世界真的不公平,她唯一爱的人,偏偏希望她改掉她唯一爱的生活方式。

浪子在沙漠游荡,孤寡老太太在森林里建了一座钢铁堡垒,会计退休后,开了客栈。自由的人生,通常没有另一半。

这样也好。

可杨柳瘦下来了。她也能穿上为婚礼准备的长裙,肩胛骨像翩翩飞舞的蝴蝶。

大冷天的,秦明一件羽绒服搭在手腕上,随时为她披上脱下。

杨柳笑呵呵地对我们说,其实也不难,吃饱了就心如止水。恐慌和饥饿,在秦明溺爱的眼神之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本来这是个励志的故事,但是更励志的是,在生完孩子之后,杨柳又吹气球地滚滚圆。

我嚓。

但这些卷土重来的体重,在秦明溺爱的眼神之下,也等于没有。

杨柳是我的小姨,秦明是我的小姨夫。

她在34岁恋爱,38岁结婚,39岁做了高龄产妇。

我看着他们经历了爱情的三个阶段。

因为深爱,所以你无须去改。

因为深爱,所以我自然来改。

爱到如今这样,想改就改,想不改就不改。
 

(责任编辑  屈可)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