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毕业找不到工作是一番怎样的体验?
『来源:知乎』『最后更新:2015-04-25』『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王镇雷

我的学校在全国20左右,目前的专业可能可以排到前三。名校毕业会有更多的选择,学校是你的光环,找不到工作基本是不太可能,但找不到好工作的情况却是常有的。回顾我自己本科的四年生活,还有现在即将进入求职季的研究生阶段,总觉得高校对学生的教育还是与社会脱节太大。

身边好多同学求职的时候找不到太满意的工作,有的学生甚至成绩非常出色、当学生会干部、拿奖学金和各类比赛大奖。还有一些同学在研究生学习中掌握了很多前沿的专业知识,但却发现找工作时完全不用这么高端的内容,而很多工程方面的技能却并没有真的掌握。

找工作是一个很辛苦的过程。有人海投,参加各种各样的招聘会,渐渐把自己的信心、耐心都消磨掉,却可能还是找不到一份满意的工作。名校的学生有时候也确实存在『眼高手低』的情况,可能他想留在大城市,可能他想去体制内工作,也可能他嫌手上的offer薪水低没发展,但是满意的工作又被淘汰了,真的非常折磨人。去年就有很多同学在最后的最后通过霸面、补招、直接内推等手段才得到一份相对不错的工作,都无不感叹现在就业形式的严峻。

那么,为什么呢?我下面想聊的,是针对大多数的同学,而不是那些少数精英学生。

很多学生沉浸在校园规则下的成就中。

我本科的前三年都在做学生工作,记得因为高中是学生会主席,大一的时候光是选择加入学院学生会还是学校学生会就纠结了很久,又是咨询前辈,又是咨询老师,简直和现在找工作一样。加入学生会之后就要想办法升级,能不能做到部长、副主席,能不能做到院会主席,甚至还有一些机会去校会做干部,都让我为止奋斗了很久。

回过头来想想,这么多年学生工作给我带来了什么?所谓的工作能力?不是的,在整个过程当中,我觉得最有挑战性的,就是如何组织大家做一件他们不想做的事,比如双休日组织训练啦啦操什么的,而大多事务性的工作,你只是一个执行者,一个服务者,很难从中得到未来在社会上发挥的能力。

后来参加了挑战杯创业计划大赛,当时记得和徐小平说,我们想争取三年盈利两百万,很快就被他们嘲笑,因为这个盈利实在太少了。以至于我现在有时候去听创业大赛的方案时听到各种几年就破千万破亿都忍不住想笑,更别提项目中那些形式主义、为了比赛而比赛的做法,真的没有意义。不可否认,走到最后的队伍真的非常厉害,他们可能真的创业了或者把科技项目做的很出色,但是要知道,其他这么多高校这么多队伍,被『形式』所伤害的,除了时间和精力,还有人对待事务的方法和角度。

所以,我作为一个按照高校规则『相当出色』的学生(几乎拿满了所有的奖),在毕业时是非常自信的,但真的走上社会我才发现,那些无端的自信都只是这种规则下造就的错觉。

记得大二(2010年)的时候,隔壁宿舍就有同学开始做iOS开发了,他经常和辅导员吵架,因为不想去上课,觉得没有意义。他翘课、挂科、做开发、打篮球、制作各种电路设计的玩意儿,退出学生组织,我们都觉得这俨然是一个不热爱学习的『坏学生』,甚至学院还要组织谈话想要『拯救』他。现在他在top1读研,而当我走上互联网时再想到他当时的做法,觉得那是多么地有远见。

很多学生直到求职,都没有对自己的职业有一个明确的规划。

去年参加阿里巴巴产品经理的实习招聘,面试的时候有一个兄弟,可能是浙大的硕士,他的简历上没有什么和互联网相关的经历,但是他有五篇SCI的学术论文发表。这个成就在研究生中是非常难得的,但是很快他在第一轮就被淘汰了,甚至他还觉得非常不甘心,明明这么优秀凭什么淘汰我?

再看现在身边的很多同学,找实习或者即将在秋天进入求职季,大家真的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本科的学习本身就是比较空泛的,每个人都知道仅仅学习课本上的知识或者考个高分都不能给求职提供太多的实质性帮助。如果平时学习生活中就是完全『被动学习』的同学,他为了考试而复习,因为要上课而去读书,为了绩点而熬夜,但都不是为了自己,这个目标本身就是错的。我们很多研究生同学其实非常出色,解决专业难题的能力也很强,或者有不错的科研成果,但是到求职的时候猛然又觉得自己好像不适合这个专业,或者是被互联网等大潮所吸引,一下子去转投互联网的岗位,碰壁是很自然的。

大学里什么样的学生找工作非常容易,甚至是工作去找他呢?是那种『自我驱动型』的人。他广泛地尝试之后找准自己的定位,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从自身职业发展出发的。当我大一大二暑假在忙着做暑期社会实践评选校际奖项的时候,他们在BAT实习;当我大三开始想找实习的时候,他们在创业做自己的项目;而当我找工作时,他们已经有一份完美的简历。这样的人很可怕,他知道社会需要什么,知道怎么把这些需要装备成自己的能力,知道怎么脱颖而出。

有的朋友说,学校会给你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找不到是自己的能力问题。

这话是没错,名校本身的资源(学校资源、同学资源)都远超一般学校,并且光是从XXX大学毕业这一光环,就可以让你的简历鹤立鸡群。同样,名校中优秀的学生更多,氛围更好,这是一个正向循环。学生的能力确实是依靠自己培养,但是我发现大部分高校学生三观和职业发展的建立,都是依赖于高校中的同龄人,或者是一些校外的经历。但仅仅通过高校本身的教育,很难实现这些。这样的结果就是,依然有大量的普通学生,被动地顺着学校的安排学习、考试、求职,最后却发现自己除了考试以外一无所长,焦虑也由此而来。

高校最终只是进入社会前的跳板,我们还是要从中发现到底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自己适合成为什么样的人,并且怎么为之努力。

幸好,现在状况是在慢慢改善的。

我做产品设计,专业和职业又是完全不相关,所以自己只能在课余抽时间做设计练习、写博客或者和行业里的前辈交流,这样积攒很慢,并且容易走弯路。之前认识了一位清华学习信息设计的@龚子仪同学,他们有一门课,就会要求学生每几个月就做一份完整的产品方案(包含了需求、视觉、交互甚至demo实现),这样的学校这样的专业,只要随着课程安排走下来,毕业时就能拥有一份非常出色的作品集了。他大二就在阿里巴巴实习交互设计师,而我直到现在才拿到这个岗位的实习offer,差距可见一斑。

互联网让社会信息节奏变快,也更加开放了。好多来交流的学生都是大二大三,都比我小五六岁,他们拥有更多的机会和可能,以及绝对不输于我甚至高于我的职业能力,这是非常可怕的。同时这也让人感叹,大环境还是会慢慢改善的,即便学校在与社会接轨的过程中走的有些慢,学生自己也会主动走出去,学习更多的东西。

扯了这么多可能有些离题了,也算是自己这几年下来关于高校教育的一些感悟,谢谢。

张琦

本科毕业于中国大学排名里第一的那一个,研究生要去世界大学排名里第一的那一个。我妈也就最近才跟邻居这样吹嘘一下,经常发一些“哈佛妈妈只要求孩子做三件事”这样的文章,我都看不下去。但她以前都是不讲的,因为儿子没能去银行,也没当上公务员,更不会像某个亲戚说的那样“以后回来当个市委书记也不错”。儿子没工作。别人一问起来,我妈都是尴尬地讲,哦儿子在北京。挺好的。

我要开宗明义讲的是,我在大一时认识的上百个同学,几乎没有哪一个目标从一而终并付出相应努力的人,最后竟然没有达成的。真的,我打这句话的时候脑子里一个个过了一遍我最好的朋友,大家都不赖。又不是要拿诺贝尔奖对不对,去个投行,读个常春藤,这些事情还好了,名校就是这时候用的呗。

只不过问题是,不管你大一时候的目标是什么,大三时候的目标是什么,甚至是达成目标之后的目标是什么,你的想法是会变的。引用一下Conan O'brien: Whatever your dream is it will probably change, and that is okay.大一时候我想当一个作家,大二时候我想去肯尼迪读国际关系做NGO,大三时才想起来去投行是坠好的,大四毕业典礼上和大家一起起立,边唱校歌边抹眼泪,心里想完了,这下没工作了。不断地变换所谓的“梦想”,听上去Duang一下,很厉害,很屌,其实成本非常高的。很多行业的门槛就是一个个砖头堆起来才够得到的。你这里那里搞一下,最后什么都干不成。

可虽然本事不行,心气却是高到天上去的。所以如果要回答本题的标题,这一番体验没有那么糟。一到晚上声色犬马,推杯换盏,几杯酒下去,马上就是“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了,并没有一碰杯就听到什么梦想破碎的声音,并没有觉得很糟。我还记得大四时候,几个至交好友一道去了某个快消面试,回来都大言不惭地说,我考到这来,不是为了去卖洗发水的。年轻人嘛,就是要豪迈!我们做你那些看图形测智商的笔试题不行,但是我们自我感觉比你好啊。当然两年之后,我们都没有去卖洗发水。

那么后来,和所有自我感觉一样良好的同辈一样,我也就加入创业公司了。过程按下不表,因为和这道题的问题就没有关系了。但结果好在攒了可以把之后的研究生读完的钱。

可在这毕业之后的两年,是我第一次开始认识自我的时间。当你开始放下原来对自己职业生活的规划和执念,当你怀着对于曾经如此巨大的失败的羞愧,你很快就把脸皮垫厚,很快意识到自己没有束缚,因为你根本没有冲过千军万马层层筛选赢得加五险一金饭补三百的束缚。然后你才开始重建自己,认识自己在现实世界里的位置,自己的天分和短处,你才开始用你所有的空闲时间翻来覆去地想,我到底经历这个国家最好的教育之后,能为这个社会做什么。

甚至回过头来,你会去考虑名校本身的意义。考上北大的时候极度兴奋的状态持续了一周。但考上哈佛之后高兴持续不到一天,甚至都比不上感情问题的糟心。以前是QQ新生群,现在是微信新生群,但每次加入之后的反应都是一样的:我操,有这么多人。原来达成了所谓目标也并不是尚方宝剑。这块牌子的边际效用之所以越来越低,是因为我终于慢慢离开了那些光靠势利眼就可以分出高低的地方。你不可能在这个不断超过别人的道路里走到最后的,因为已经没有“超过”这个定义了。在这条最传统的路上我觉得已经够拼了,到这一步,上届毕业生的第一年薪水中位数是18万美金,你超过所有人也不过是30万刀,还能怎么样呢。北京的互联网煎饼,难吃得反人类,赚得比你多一百倍,如果以财务成功定义谁屌,你怎么超过人家?人生的强者,从不同的路上和你汇合。

当然,我没有能一路想明白,但我花了一年时间重新选择了方向,并要去读一个和本科专业没有一点点关系的专业。我仍然不知道我最后要干什么,但我知道我不要卖洗发水,这就够了(我这么早就说不卖洗发水,没有要钦定卖洗发水不好,没有任何这个意思)。我更知道当时那拒绝我的一家家公司是对的,因为我真的不能回答那些“为什么选择这个行业?””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的问题,我不能讲我想来是因为大家都来,我想来是因为别的地方也不要我。Butit'sokay.今天我可以非常详细地告诉任何人我想要干什么,为什么,怎么干,并且讲的时候眉飞色舞。

我教人托福考试的时候,口语有一题是说对话双方有一个人遇到了困境,请你选择一个解决办法并说明理由。一些基础比较差的学生可能想不出理由或者表达不清楚,这时候我总是让他们背一个万能的答案作为结尾,

Even though the man is struggling with this tricky dilemma, I think it's okay. He'll find a way to do it.

 

(责任编辑 崔嘉芸)

欢迎您将此篇文章分享到: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