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就业新闻 >> 正 文

就业创业故事征文大赛获奖文章|韩志晓:基于硕士新生视角的生涯规划

作者:『韩志晓』『发布时间:2021-03-04』『浏览次数:..』『关闭

图片1.png

(本科就读于兰州大学艺术学院视觉传达设计;升学至北京理工大学设计与艺术学院就读视觉传达设计)

 

摘要:在硕士生刚开学的关键时刻,正经历本科生与研究生身份的切换,经历又一次关于未来的思潮,在这时,拥有清晰明确的自我认知和有效的自我管理至关重要,可以避免盲目消耗,更好的完成对自己生涯的规划,即对梦想的实现。基于硕士新生视角看待生涯规划,可以在思考中帮助自己建立大致的未来愿景,亦可在将在回头反思时帮助自己找回初心,避免偏航。在思考过程中,我们常分三步走:对过去所发生进行复盘、对现在发生进行总结、对将来发生进行思考。这个时刻结合这种思维方式,无论是于过去还是现在还是将来,都是价值卓越的。

关键词:生涯规划;硕士生;未来;初心

 

引言

我的专业是视觉传达设计。和大部分人一样,我经历了许多年的公共教育,直到初三开始接受专业教育,成为美术生,到后来本科选择迈入设计专业,到现在研究生阶段多专业修习,我对自己的人生做过多次选择,但始终从未偏离初心。这份初心来自于幼儿园时期回答老师的一句“我的梦想是要当画家!”我庆幸我可以一直沿着自己喜欢的路走下去,现在的许多选择并不是改变这个梦,也不是扭曲这条路,只是随着自己水平和眼界的提高,不断拓宽这条路,因为路是越走越明白的,就像人总是越活越明悟的。

谈回我的专业,与本科一样,我再次选择了视觉传达设计专业,就像高中时候我老师说的:“一条道走到黑,那你就是黑道上的人了。”在经历了许多课程的学习和许多人的接触后,包括经历过的几段实习与兼职,我对自己所学的专业,或者说所走的路有了更全面的阶段性认知。我认为,视觉传达设计,狭义来讲是视觉所见皆为我设计,广义来讲,就是从视觉出发的涵盖世界一切的设计。至于在做什么样的事情,这其实是取决于我个人水平的发展阶段和团队的能力高低。在这样的逻辑框架下,万物皆可设计,而设计这个词本身就是涵盖一切的,而我幼儿时期说的“画家”,其实就在这其中,成为其中的一个元件、一项技能。

常常见到许多人读书读傻了,学历越高,能做的事情越少,或者说能选择的路越窄。上学培养的是一种思维,是综合素质的提高,受限于许多因素(时间因素、经济因素、人员构成等),学校只能支撑你行业的入门,就像启蒙导师一样,你能走多远是取决于你个人的。那我们首先应该做的不是闷头在实验室、画室提升你的数据和技艺,这些是换个环境也可以做的,那在大学里,我们如何能让路越走越宽呢?出发点,我是个画画的;往前走,我是个做视觉设计的;往前走,我可能会是运动员、科学家、哲学家、流浪艺术家……人生在不被定义的前提下,你可以自己选择自己的命运,而不是学设计只能做设计。最现实的例证,许多设计师在三四十岁后都是在做管理,偶尔参与一线和后辈们脑洞一下,美曰“提点”。

同上所说,我是一个思维发散的现阶段主要做设计的视觉艺术家,这也已经是我的行业。基于硕士新生身份,我将在正文的论述中尽量贴近现实。

 

一、文献综述

许多时候,在本我、自我、超我的人格竞逐中,我常是失衡的,但正是这种在我看来有益的失衡,才可以支撑我对艺术的激情和探索,在这种快乐的支持下,我可以迸发出超出大部分人的活力,这体现在我的方方面面,就像我朋友们说的,韩志晓是不知疲倦不知道哪里来的精力的人。这些力量不但是“超我”溢散所造成的,也是在这个过程中发生的对自我的强化与之相加才可支持。被唯乐原则所支配的本我、被现实原则所支配的自我,都被超我背后的完美原则所支配。在这种超协调状态下,我如同走钢丝般的享受着成长和创作。

 

二、以三时思维看待生涯规划

文化的共通性决定了我们可以串联不同的思维模块,以达到共通的结果。以佛法思考人生,三时无分。此处可曲解引用一下密宗对生涯的思考:“过去心不可得,应该找心的来源;现在心不可得,应该找心的住处;未来心不可得,应该找心的去处。”

(一)过去

我们从过去的踪迹中寻找心的来源。

我叫韩志晓,香港回归那年,我于中国青岛出生。除了转学次数有些多,画画天马行空,我中规中矩的成长着,和大家没什么不同,直到初三我做下一个选择——成为美术生。这是我叛逆的高峰,也是我人生轨迹的重大转折点——我选择追逐梦想,不管这条路好不好走、能不能走的下去。这不是为谋生而选,而是终于从这里,我的“超我”开始觉醒了。

2013年,我以专业年级十一考入即墨一中分校即墨美术学校就读高中,在其后三年的努力中,成功登顶年级第一,并获得290.97的山东省联考成绩,即墨市应届第一名。我曾一度以为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后来我清楚了,没人会像我这样每晚画画到两点半第二天七点继续爬起来画画,除了吃饭都在研究画画。只是我沉溺其中,觉得快乐,所以忽略了我所付出的努力,我其实不特殊,我能倚仗的也不是天赋和灵感,而是勤奋和自律。

2016年,高考因英语限分,我没有如愿进入美院油画系,大起大落,我选择了复读。但回到画室第二天,我就放弃了这个选择。重复的题材已经没有挑战,新环境就算再差,无非是潜龙在渊,总有一天会一飞冲天——我选择升学。于是我进入兰州大学就读本科,读视觉传达设计专业。

本来一直遗憾没有进入自己喜欢的美院就读,但随着时间推移,随着学识和阅历的增长,我意识到了更多学业之外的东西,是关于人生的思考。站得更高去看待自己的专业,也看到了更多,看到了自己的路。我的梦想其实从未中断,我在,故梦想在。我仍然可以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来追逐梦想,而在这样一种综合性院校里,我还可以获得更多的专业范围内得不到的见识,路更宽广。

从大一军训时我把长发剃光,剪成寸头,让自己像一把出鞘的刀,到现在我习惯把刀藏在心中,满面春风。班级同学的拥护下,我当选2016级视觉传达班的班长。一班之长,责任很大,既要维护好同学,又要联系好老师,我是桥梁,也是纽带,但绝对不是裁决者,而是服务者,这才是我的使命。四年光阴,多的是舍己为人,也是这个过程,磨练了我,让我变成一个有担当、有使命而不拘泥于形式的人——这些经验,为我开路。

我是宿舍长。我很幸运,遇到这些好兄弟。四年光阴,我们从一开始的磨合到现在的信赖,是一次次的容忍和鼓励,支撑起来这片天,也是我们之间的帮助和照顾,让我们一次次度过难关,披荆斩棘。我们只有一双拳脚,愿全力为之,兄弟情坚,金亦可断。

我的引路人是江洋洋,也是我从高中开始的同门师兄。他毕业了,我来了。他将画笔疯了工作室交给我,将我带进了文创的新天地,让我了解创意、了解工艺、了解市场,也让我懂得了创业艰辛。我从大二开始经济独立,虽然经常紧张到牛肉面都吃不起,但是收获的时候全是喜悦。我非常感激他,兰大有几个人对我影响很大,他是其中之一。我曾一度只为追赶他的成就,到后来想明白,我是我,不是他。现在我觉得,我做的比他好。

我的伯乐是延鸿老师。师兄将我推荐给他后,我们也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他成为我的第二个引路人。在逐渐了解后,他带我走上了更大的舞台,让我得以一展拳脚。2018年,我进入校庆办公室,成立了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办公室“海报墙”项目组,石兆俊老师对我抱以巨大期望。君以国士待我,我必以国士报之。兰大官网banner36院海报、学院展示周汇编等,就这么诞生了。这一年里,我飞速成长,不管是技能还是思维,都有了巨大的飞跃,这份进步,少不了延鸿老师的点拨。

设计是实业,这就决定了我要走更多的路,去探索、去实践。

20191月,我立项了国家级创新创业项目:高校校庆视觉设计的研究与实践——以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为例。这个项目与我在校庆办的项目组紧密相连,共同构建了一个联动的平台,资源得以共享,也有了更大的施展空间,得以做的更好。

20193月,我的第二个国创横空出世。上学期我创立的青尧工作室是兰州大学八大网络文化工作室之一,网络文化作品被推至国赛,战绩斐然。在新学期,青尧工作室被立项为国家级大学生创新创业项目,给予资金支持。我可以做的更好。

2017年至今,我做过三个校级创新创业项目,分别是大学生心理咨询平台、手绘丝路(中国段)系列产品、花木兰目组。花开四季,我勇敢的踏足每一个精彩的地方,在各个行业的实践里从未放松自己。

20177月,我带领兰大一行12人前往山东省青岛市即墨古城进行暑期社会实践,进行对即墨古城的文化传承与创新的实践。带领大家前往古城遗址、即墨图书馆、新建的即墨古城区、拜访民间手艺传承者、品味当地特产......在快乐的实践中获得成长。

20185月,我随高老师前往陕西西安,参加全国大学生计算机大赛,夺得第三名的成绩。

20189月,兰州大学健身协会正式成立,作为创始会长,我对新成员们讲:健身协会会成为兰大最亮的一颗星!

20189月,我作为演职人员随老师同学们一同前往敦煌,参加敦煌文博会的演出。演出后,在教育部的安排下,我们参观了敦煌莫高窟。

20194月,由班主任孙晓勇老师指导、由我带队,全班级24人前往上海进行设计采风。通过这次考察,我对前沿设计有了深刻认知,开始思考自己的设计之路。

20198月,由魏万勇老师指导、由我带队,艺术学院师生5人前往山东威海参加“精致城市、幸福威海”全国大学生暑期专项实践活动,与全国30多所高校一同参加比赛,斩获佳绩。

2019917日,是兰州大学110周年校庆典礼。延鸿老师是总导演,我是他的助手。在典礼现场奋斗了两个日夜,从彩排到典礼场务,时刻不敢松懈。在现场时候,突然就很激动的想哭出来,这片刻的辉煌展示,是我们一年的努力成果,一切都是值得的!

20199月,前三年的果实丰收,我获得了兰州大学的推免名额,并被北京理工大学录取。

201910月,我随张样胜老师前往乌海市,进行乌海科创中心的最终设计。从设计到设计落地,我们一刻不敢松懈,时间紧,连着通了两个宵,全靠红牛续命。需要视频,我现学软件直接上手;需要打孔,我扛着冲击钻亲自上阵。在这一次的实践中,我对设计的理解变得更加深刻,又上了一个台阶……

2020年的最后一学期,我被评为优秀毕业生、出彩毕业生、萃英青年榜样、优秀党员标兵……等,本科能拿到的一切,我基本都拿到了,算是无憾。

本科毕业后的7月到9月,我混迹上海,在短暂的时间内经历了许多精彩的事,也让我的心态再次发生改变,这里却不想做赘述了。

过去不过存在于回首一瞥,但时光短暂,却不缺精彩。很多东西并不是为了有一个什么样的结果,而我依然选择埋头去干,只因我从未忘记初心,就像我每天问自己的:我是谁?要做什么?

答案在未来。

2020921日,我只身一人,来到北京。

(二)现在

我们从现在的境遇中寻找心的住处。

人说首都多好,在经历了许多事情后,心态反倒放平,没有着急去完任务似的探访景点。于是我在北京理工大学良乡校区住稳,每天搞创作、学东西、交朋友、运动、赚钱,这几件事情交织进行着。

对于研究生,我有过犹豫,要不要念,这是对时光的蹉跎还是对自我的提升,答案毫无疑问是后者,但不妨碍我肯定前者。所以在对时间有怨念的前提下,我如同大一那样,放下自己拥有的,像海绵一样吸收着周围一切。对时间的怨念其实是来源于“自我”的路线纠正,来自于从小父母对我自立意识的培养,所以在不能全职工作的条件下,我尽量让自己维持半废的形态,另一半仍在努力工作。这种矛盾我预测是伴随许多研究生整个学业生涯的。

我念的仍然是视觉传达设计,但是我选择了一位造型艺术的导师,用行话说,我跨界了。在我的计划中,导师不可以成为为我设限的人,她如同我的家长一样在我的身后,而我如同子嗣一样外出打拼——一个诡异的结构链。我的专业她不懂,所以在很大程度上我是自由的,也拥有决定自己路途的权利;她的知识我需要,所以并不妨碍我跟她,也并不妨碍我们的感情深厚,这样可以规避开自己导师成为自己老板的学术怪圈。没有就读造型艺术一直是我的一个遗憾,幸运的是现在得到了弥补,在我心智更成熟且仍旧需要它的时候。

开学后,在专业上我投入了25%的精力,其他时间有25%用在了换新环境难免且无用的各种手续上,大概这就是新手村的无奈,虽然我的发量不允许我继续做新手了。我用剩下的时间让自己多维发展,汲取新环境超越旧环境的层阶知识,补全自己的同时也让自己在现有基础上获得提升,因为现阶段仍是“播种”的阶段。一个有经验的农夫知道什么时候播种哪种种子,他不会在秋冬季节忙着种粮食。而现在所有所做的事情,将会在收获的时候让人大吃一惊,事实上现在已经有许多让人惊讶的结果。

在开学前我曾与导师有过一次探讨,关于未来我的学业规划。我念的是学硕,光有作品是不行的,学术成果是避不开的一个大词。关于此问题,我在本科阶段被提前录取时候就想好了怎么回答。在兰州大学时,大家都在推崇敦煌莫高窟,敦煌学是兰大的骄傲,我在创作中也倍加喜爱运用其中的元素,常常在资料中搜集并加以提炼,并去过现场考察研究,情感和知识都打下了良好的底。在以后的学术研究与实践中,我将以敦煌学为自己的辅助学科,并且积极学习舞台美术、特效、化妆、展陈、工业设计等靠近学科,拓展自己的艺术领域,提高自己的实践能力。

当然,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我们肯定会遇见一些不规范的行为,即一些坑。在学术上,这种行为常被称作是学术不规范;在设计实践中,就会是抄袭、侵权等。这些坑永远都在我们左右,我们需要擦亮眼睛,增长自己的上限同时提高辨别这些的能力,不能踩坑,不能入坑,提防陷阱,维护自己的权益。

在现在时的一切行为,将以过去为支撑,照亮未来。

(三)未来

我们从未来的侧写中寻找心的去处。

2020117757,我坐在酒店的阳台,深呼吸几次,在风中闭上眼睛,带着几个问题对自己进行了一次催眠。

十年之后的一个清晨,我在哪?我在一个什么样的房间里?在做什么?谁在我的身边?我通过怎样的交通方式去上班?我的工作是什么?

我睁开眼睛,此时自己正置身于离市中心有点远的一个院子里,在二楼落地窗外的阳台的人造草坪上,从饭后冥想中醒来。推开门走进房间,绒毯上,妻子在和五岁的宝宝玩耍,宝宝拿着机器人在追逐狗狗的过程中,踢倒了刚拼起来的城堡,即将开始哭泣。我赶快下楼,躲进工作间。一楼是我的工作间,巨大的空旷的房间,像大仓库一样的工业风,我来到桌子前,打开工作站,开始今天的创作。今天继续这个月的创作,信息化城市雕塑的建模与编程。

下一瞬,风吹来,我在酒店阳台上醒来,起身走进房间,和爱人抱在一起。

答案永远在过去。

但永恒属于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