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就业新闻 >> 正 文

就业创业故事征文大赛获奖文章|李逸飞:“前途”的定义,不像词典那么简单

作者:『李逸飞』『发布时间:2021-03-04』『浏览次数:..』『关闭

照片.png

前言

大学四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我们每天所遇到的新知识包罗万象,往往还来不及品味,就已经被接踵而至的下一批所淹没。像大多数人一样,我一次又一次的改变自己的方向、一次次地试错。在不断地自我怀疑和挣扎中,我找到了适合自己的选择,以此拙见,和各位共同分享。

 

从一次交流会说起

刚进入大学,最能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除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同学、形形色色的社团以外,无外乎收割各种offer的学长姐了。对于每一个对未来满怀期待的新生来讲,他们充满了吸引力。我还记得大一第一次参加学院主办的交流会,一位申请到香港中文大学的学姐,给我们讲述她在实习中遇到的各种趣事,以及在面对跨文化交际时的新奇感——这些都着实刺激着我的神经。当时的我第一次觉得这可能是我未来想要去追求的一种生活的状态,“走出去”的念头也在我脑子里植下了根。

这个决定做出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始丰富自己的实习经历,来弥补自己背景不足的短板。此时,我面临了一个分岔路口:我将来想从事的金融的哪个方向?彼时的我,陷入了大学的第一个迷茫期。在那段时间,我经常抱着电脑去宿舍楼的自习室,一遍又一遍地查阅各类网站对金融行业地介绍、以及一些新兴的金融概念,比如量化金融、金融科技等。大一专业知识体系还未成型的我,并不能很好的对这些金融概念做出辨析和判断。最终,我决定先从最基础的金融机构——银行——做起,去慢慢加深自己对这个行业的理解。

 

吴泰闸路的日子

我的第一份实习落在了浦发银行的贷款审批和管理部门,工作内容是利用征信数据评估个人信贷的还款风险,形成评估报告递交给个人贷款部门辅助贷款审批。第一次实习,我不仅对业务本身的理解存在不足,还有初入职场的陌生感。实习刚开始的几天,我都十分的局促和茫然。所幸我的经理是又一个随和而热心的人,她总是愿意花时间仔细给我讲解业务的流程和细节。在她的帮助下,我不仅对银行工作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也对职场的思考方式和交流方法有了头绪,慢慢地从懵懂的状态中走了出来。这两个月的实习也成为了我从学生步入职场的敲门砖。

在最后的离职时所做的报告里,我也写下了自己的思考:与传统的人工审批和报送相比,数据和互联网技术的应用改变了金融机构的运营和协作模式,”互联网办公“早已见怪不怪。但是,仅仅几年前、电脑和互联网还是新鲜货时候,金融公司却早已经开始争相进行“互联网办公”的革新——只是那时候还没有金融科技这个词。新技术的革新和推广,势必会对金融公司带来新的机遇和挑战。将创新和传统金融相结合,这种融合与碰撞的领域,正对我的胃口。

 

架一座桥去台北

大三上,我获得了公费前往台湾东吴大学商学院交换的的资格。在那里,我开始有意识地去接触更多和金融科技相关的活动,比如台湾大学生金融科技大赛、东吴大学金融科技与企业实践系列活动。并且,在商学院院长傅祖襢教授的推荐下,跟随团队走访了多家台北市的金融科技公司和金融机构,渣打、东方汇理、三井住友、巴克莱等等。那半年于我,是一段信息爆炸的时光,我头脑里每天不断更新着不同的业者和老师对金融科技的理解和诠释,“什么是金融科技?”、“金融机构和TMT公司之间的界限在哪里?”等等。同时我也深深明白,时至今日,金融科技依然是一个概念上的思考,它究竟能不能职能化为一个岗位仍待商榷。

直到我在普华永道,才找到了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我的manager给我带来了对金融科技领域更为深入的见解:在中国,已经有近半数的金融业和TMT业者已经将金融科技完全融入了其运营的模式中,很多公司都拥有基于金融科技的产品和服务,半数以上的银行业及资本市场已将新兴技术纳入商业银行和个人贷款业务,以JP. Morgan、瑞银和花旗为首的外资金融公司的资产管理、财富管理、投资银行等业务在相关领域则更加领先。正因为如此,想要在感兴趣领域走的更深入的我,将这几家公司定成了下一阶段的目标。

与此同时,大三的我,正处在整个大学期间最愿意去行动、去实践的阶段。除了对自己所热爱领域的探索,出国留学各项指标的达成也是一项不小的压力——GPA、语言成绩,以及学业中的每一个due,也都需要不断给自己定下目标并完成。那时的我,可以很自觉地搭上松山新店线的第一班捷运,去学习、去探索自己所想到的每一个可能,我不断地投出自己的简历,也和许多海本的朋友保持联系,随时共享最新的实习信息和资源。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花旗给我发来的面试通知。我是喜悦的、也是担忧的——没有海外交换经历的我,在英语应用能力上略显不足,在对外资文化和底蕴的了解上也较为欠缺。我几乎跑遍了每一个有花旗面经分享贴子的论坛,去学习前辈们的经验,并积极和其他candidates取得联系,共同备战。我们曾经自发组织进行金融topic的演讲和问答,几个人对着电脑在ZOOM上聊了一整夜。直到今天,我依然该感谢那时候努力过的自己。

最后,我作为唯一一个国内的本科生,拿到了花旗银行APAC GCB O&T Ops summer analystoffer。也许正是这段经历,再一次改变了我大学四年的方向,并赋予了全新的意义。

 

黄浦江上的轮渡

2020年在上海花旗的那个暑假是难忘的。当时,国内疫情防控形势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期,正在稳中向好,但是全球疫情仍不见明朗。为了保证社交距离,花旗采用了弹性工作制。每天,公司只有一半的员工到岗工作,其余的人在家里线上办公。这就导致我和manager以及mentor的例会频率降低,给了我更多的时间去自己思考、自己学习,我们的一个重点业务线就是如何利用好与科技公司FICO的合作,达到一些流程上的自动化和客户特征信息的自主识别,从而提升客户体验。在每日的实习中,除了业务水平与日俱增,我还对作为传统的金融公司,如何应对新型金融科技公司和TMT公司的挑战产生了许多思考。例如,中国的支付宝和美国的PayPal等支付平台均由TMT公司发起,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它们为跨界碰撞提供了成功的例子。新型的银行在通过低手续费但数量庞大的金融产品,不断提升客户体验。尽管它们地出现还并未造成传统银行被挤压,但是传统银行的升级成本、业务流程、成本结构等问题,也导致了其无法快速达到并提高客户期望值的结果。

忙碌的工作与时刻不停歇的头脑风暴持续了整个暑假。实习结束时,我做了以Break Through with Customized Service”为题的报告,将我一直以来对如何将更好的实现客户期望达成与提高融入到运营中去做出了自己的诠释:我们要将金融科技时代的到来视为一把双刃剑,以此,我们得以洞见客户的行为和偏好,但因此也要把握好开放的尺度,在便利性、客户体验和客户数据保护中寻求平衡,专注个性化从而实现差异化,在一个客户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都能提供别具一格的金融服务。我一直觉得,正是这次展示中的互动,帮我拿到了花旗2021 full time管培生的资格。

 

写在最后

大学三年,我经历了很多,太多的细节没有办法一一列出。曾经想要出国的梦想,也在拿到花旗的offer并进行了权衡之后,变成了一个过去式。但无论如何,对于每一个曾经努力过的人来说,大家都不曾停滞不前。“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站在岔路口,抉择不可避免:有的人拿到了保研资格,有的人被事业单位录取,有的人签到了心仪的单位,有的人成了大家眼中的海归,有的人还在为考研而拼搏。或许你曾在选择面前犹豫不决,并最终自以为是地做出了那个看似适合自己的选择,最后发现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顺利。但是,谁不如此?要记住,我们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基于内心判断的效益最大化,就像大家讨厌内卷,讨厌学历歧视,背后的逻辑永远不是讨厌那些比自己强的人,而是讨厌不够努力、不敢走出第一步的自己。我身边有太多的人不肯放下身段去申请一些小公司的实习,也有太多人看到实习是no pay而觉得很亏,将自己藏娇在大学的象牙塔里不会让你变成秋招和申请学校时的最优解,不和其他人碰碰又怎知之前的努力有没有找对方向,与强者并驾,方能跳出自我思考与视界的局限。

不得不提的是,很感谢大学三年里给予我知识和经济学思维的各位老师,每次在我迷茫的时候给予出国和实习指导的学长姐,帮我搭起平台、让我有勇气走出去闯一闯的兰州大学经济学院,以及每一位与我共事、给予我帮助的同事、朋友和陌生人。疫情带给了我们太多割裂、太多迷惘,但是也正是这段安静的时光,让我能够理清自己对新知识的需求和向往,相信我们最后都能找到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这里借用我一个朋友最喜欢的一句话:“王华保送了清华大学,李萍成了国企员工,我在银行当职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每个人都有无限的潜力。就像你所选择的大学不能全部决定你的未来一样,我们在大学毕业时的选择,也只是我们在漫漫人生中的一个前进方向,不要困死在自己的选择中,不要让你的选择束缚了你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