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军官 你在军营还好吗?
『来源:新浪军事』『最后更新:2013-05-07』『浏览次数:..』『关闭
[字号: ]

    20世纪90年代末,随着当时的军委江主席关于“军队生长干部要逐步走军队自己培养和依托国民教育培养并举的路子,从更大的范围选拔高素质人才”重要指示的发出,一大批立志从军报国的地方大学毕业生满怀激情地投入到火热的军营,成为推进我军现代化建设的一支生力军。据不完全统计,近五年来,全军共接收普通高校本科以上毕业生3万多名。其中仅南京军区1997年以来就接收地方大学生2000多名——
 
                                                                                            “我们是奔着‘打赢’而来”
 
    1998年,在南京军区新接收地方大学生军政集训开学典礼上,毕业于中国科技大学并获得双学士学位的傅晓冬激情满怀地发言:“我们是奔着‘打赢’而来的!”他这一句震聋发聩的话语,道出了许多莘莘学子携笔从戎的共同心声。
 
    傅晓冬在校时就非常关注国防科技事业,特别是经过国防科工委一年时间的学习,对我国国防科技现状有了更多的了解和接触,深感要赶超西方军事强国还需国人付出加倍的努力,也更加坚定了他献身国防事业的决心。机遇总是垂青于有志者。1998年2月,中科大应届毕业生人才交流会上,已经拿到双学士学位的傅晓冬成了各用人单位的热门人选,北京航天二院、中国工程物理学院等用人单位都对他有意选用。当时,他的家人正筹划安排他到澳大利亚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可傅晓冬还是毅然入伍来到某防空旅。入伍不到一年时间,他就制作多媒体教学软件3份,整理新装备教学图文资料75份。去年被送到国外军事院校培训,充分显示了自己厚实的知识功底。
  
    其实,像傅晓冬这样有志为我军现代化建设奉献自己青春和才智而来到部队的大学生不胜枚举。刘汝山,毕业于郑州大学新闻系,现为某部政治部宣传干事。他在校时担任校、系学生干部,大学二年级时因在河南焦作市天台山风景区舍己救人,被学校树为“文明大学生”、“优秀团干部”。在刻苦学习之余,积极为报刊杂志撰稿,先后发表文学、新闻作品300余篇。毕业后,他放弃到省报、省电视台工作的机会,毅然选择了工作环境艰苦、最能经受锻炼的野战部队,成为郑州大学十多年来第一个参军的新闻本科生。
 
    毕业于厦门大学电子工程系通信工程专业,现为某团教导队中尉教员的朱洪波,是大学同级学生中唯一的全优生,完全可选择留在特区厦门,也可去省城福州,但他选择来到了艰苦的机动作战部队。
 
    南昌大学法学专业毕业生王谷,已与杭州一个区的检察院签订了协议书,看到部队来招生,毫不犹豫地交了千余元毁约金投入绿色军营。
 
    武汉工业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的汪兵林,不为深圳某大型公司领取每月数千元的高薪而心动,却入伍来到了“红色尖刀连”。
 
    傅晓冬、刘汝山、朱洪波、王谷、汪兵林,只是一大批从戎学子的普通代表。近两年,南京军区部队组织的接收组,赴浙江、江苏、江西、福建、湖北等地高校接收地方大学生时,许多感人的场面都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今年7月,当全国高校毕业生分配协调会在骄阳似火的武汉举行时,数不清的莘莘学子不顾酷热异常的天气,争先恐后地找部队招生单位申请参军,有的一“磨”就是半天,有的甚至天天守在场外,只要一见军人出来就围上去,诉说自己从军的理想和愿望。今年,浙江省军区到高校招生时,明确说明接收的地方大学生将大部分补充到驻海岛部队,但报名者仍十分踊跃,最后从150多名报名者中筛选了30人。他们中有20人学的是通信工程、计算机应用、机械工程等军地热门专业,在地方找个工作并不难。近四年,南京军区每年收到的来自全国各地高校毕业生的自荐信、求职信和推荐信都数以千计。
 
    某集团军对145名地方大学生干部进行入伍动机问卷调查,有70%的人回答是怀着从军报国的志愿来到部队的。他们普遍认为,军队是有志青年实现人生价值的理想场所,希望能在部队建功立业。不少大学生谈到,军队科技强军的步伐日益加快,呼唤人才、渴求人才、重用人才已成为一种鲜明的“军营现象”,为地方大学生到部队施展才华提供了广阔的舞台,我们正是冲着这一点来到部队的。另外,地方大学生在校时已把《兵役法》、《国防法》等内容作为必修课,许多高校还组织学习共同条令,进行军训,进一步强化了大学生对加强国防建设重要性的认识,这些也极大地激发了地方大学生振兴我国国防事业的热情。当然,除了理想和使命感之外,军队对地方大学生的吸引力还有其他方面,如军人的政治地位、政治待遇;军队工资待遇的相对稳定。对于一些家庭贫困的大学生来说,考虑这些因素也是很自然的。
 
                                                                                          栽好招“凤”的梧桐树
 
    我军历来重视吸收地方有志青年知识分子参加军队工作,早在延安时期,就有许多青年学生投身革命队伍,他们为中国革命的胜利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建国后,60年代、80年代和90年代以来我军均从地方高校毕业生中吸收了不少地方大学生,他们当中有的已走上了军师旅团领导岗位,更多的则成长为我军中高级科技人才。
 
    然而,回首走过的历程,我们在欣喜之余也有一些惋惜。60年代、80年代一批批满怀壮志跨入军营的地方大学生,很多却早早转业回了地方,才华未能充分展露,建功军营的梦想成空。
 
    笔者手头有一份调查,可以说是80年代地方大学生干部在作战部队成长情况的一个缩影。某师80年代共接收地方大学生60人,目前仍留在部队的只有12人。已经转业的48人中平均在部队服役9.2年,最短的只有4年,明显低于部队生长干部;在正连职以下岗位转业的有35人,其中15人是在排职岗位上就转业的,占四分之一。为此,该师专题组织反思问题和教训,他们感到,80年代的地方大学生干部成长情况不够理想,有历史、社会等的客观原因,有地方大学生自身的不足,但部队各级给他们创造成才环境不够,也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原因。
 
    奔涌向前的时代潮流涤荡着人们头脑中的陈旧观念。令人欣喜的是,进入知识军事时代的今天,“管理能力重要,文化程度次要”、“大学生干部文凭高能力低”等认识早已成为历史。一些部队领导以前是看着人才流失不痛心,现在是培养引进人才舍得花重金,大学生干部越来越受到部队的欢迎。这一思想观念上的大跨越,源于日益发展的军队现代化建设,得益于60年代、80年代培养和使用地方大学生干部的经验教训。
 
    近年来,地方大学生干部到部队后,各级领导自觉关心爱护他们,用特殊的政策,积极为他们解决学习、工作、生活中的实际问题,想方设法“栽好梧桐树”,不断激励了他们矢志建功军营的热情。尽管在采访中我们也发现,对地方大学生的培养工作,各个单位发展还不平衡,有的单位更好一些,有的单位还没有摆上应有的位置。但从总体上看,一个有利于地方大学生健康成长的良好氛围已经初步形成。
 
    和全军其它单位一样,南京军区十分重视做好地方大学生的接收、培养和使用工作。还在1997年初,军区首长就作出了“要采取得力措施把部队需要的优秀大学生吸收进来”的批示,并明确要求:要把技术含量较高的兵种部队作为接收补充的重点。为此,南京军区专门下发了《接收地方高等院校应届毕业生工作暂行办法》,成立了领导小组,每年投入专项经费用于保障接收选拔工作。在一手把大学生接进来的同时,一手注重把我军的本色、传统和作风融进他们的血液。每年地方大学生入伍后,首先由各军级单位安排到连队当兵锻炼1-2个月,然后统一组织到南昌陆院进行半年的军政训练。近几年来军区机关坚持与南昌陆军学院一起研究教学训练计划,学院坚持安排业务能力强的教员施教,选配素质好的团职机关干部、教员到集训队代职。在课程设置上,突出了军事理论、部队管理、基层政治工作等实用性技能训练,初步摸索出了一套地方大学生干部培养教育路子。
 
    某集团军专门下发了《加强地方大学生培养工作意见》,制定了培养、使用、奖励、生活保障等一系列规章制度。他们把地方大学生作为特殊的群体进行特别的培养,地方大学生从南昌陆院培训回来后,采取先合后分的方式进行6-10个月的兵种专业技术培训:先组织装甲、炮兵、防化、工兵等诸兵种专业知识培训,广泛涉猎但不求门门精通;在此基础上,按照大学生在地方院校所学专业情况进行区分,突出进行拟任岗位的专业培训,使他们尽快熟悉掌握相关武器装备,适应未来高技术战争对指挥员的要求。
 
    某装甲师对地方大学生干部制定出具体帮带规划,明确帮带对象和责任,坚持手把手教,面对面传,使传帮带工作有组织、有计划地进行,有效地帮助他们提高了实际带兵能力,掌握开展基层工作的基本功,缩短地方大学生干部到部队任职后的“磨合期”。
 
    某师使用地方大学生干部实行“三优先”:优先安排到武器装备科技含量高的单位,优先安排到与所学专业相同或相近的岗位,优先安排到先进单位,积极为地方大学生干部创造成才发展的有利条件。他们还改变过去一次性分配定终生的办法,在地方大学生干部任职一段时间后,进行跟踪考核,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岗位调整,用其所长。近3年来,已先后有11名干部调整岗位,35名干部被优先提拔使用。
  
    在“硬骨头六连”所在师,对地方大学生干部培养还采取了“滚刀刃”的做法,就是敢于大胆地把大学生干部放到重要位置上摔打,放到重大演习中摔打,放到艰苦环境中摔打。在该师今年确定的一批训练改革和技术革新课题中,有2/3的课题是由地方大学生干部领衔攻关的。
 
    采访中,许多地方大学生干部自豪地说:“我们的天地阳光明媚。”
 
                                                                                               绿色军营大有可为
 
    在今年7月南京军区举行的科技练兵活动现场会上,笔者看到:从数字化炮兵操瞄到卫星通信设备操作,从新型电台抗干扰到化学毒剂侦测,从网上作业到“四会”教学,数百名地方大学生干部活跃其中,成为科技练兵的生力军。
 
    在某集团军军、师、旅三级指挥自动化站,地方大学生干部已占了1/3。今年3月,该集团军组织了一次计算机软件设计比赛,前10名中有5人是地方大学生干部。
 
    在担负机动作战任务的某师,近年来有60%以上的科技创新成果出自地方大学生干部之手。许多大学生还结合工作实际,把实践上升到理论的高度进行理性思考,仅去年就在各类军事报刊上发表学术研究文章数十篇。
 
    在摩步某旅,旅领导兴奋地告诉笔者,地方大学生干部在文化知识上个个堪称士兵的老师,他们给连队带来了“英语热”、“电脑热”,注入了知识的热流。
 
    据不完全统计,南京军区部队近年来入伍的地方大学生干部中有657人立功受奖。
 
    在基层部队采访,所见所闻使我们心潮澎湃。年轻的地方大学生干部正在干部队伍中崛起,他们用自己的青春和智慧谱写着新的篇章。毕业于浙江大学的陈钧道出了这样的心声:立足军营一定大有可为!他的话不仅使地方大学生们信心培增,也令我们倍感振奋。让我们来一睹其中几个优秀大学生干部的风采吧!
 
    1997年7月,邹凤礼怀揣南京大学中文系硕士证书,满怀一腔报国之志跨入炮兵某师。任排长期间,他发挥自己当过五年老师的优势,经常利用读报的机会给战士们讲解读书方法、传授写作常识。团里组织“周末育才”活动,他主动请缨当辅导员。去年团里让他负责参加军校考试战士的语文、外语、政治三门功课的辅导,他全身心投入,使全团18名考生有15名跨进了军校的大门。去年底担任连队指导员以来,他钻研理论知识,注重发挥连队思想骨干的作用,建立起战士思想档案,准确把握战士的思想脉膊,有力地增强了教育的针对性、务实性、有效性,使连队成为团里政治教育的示教点。他所带的连队战士中,先后有6人考入军校,1人破格提干,52人次立功受奖,13名后进战士得到较好的转化。
 
    1998年7月,浙江工业大学电子工程系的朱森源毕业后,放弃了留杭州工作的优越条件,来到了某机械化连装甲三排。下连任排长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所带的排有12人被评为“优秀士兵”,被团评为“先进排”。同时,他自费订阅《现代兵器》、《未来高科技战争战法论》、《计算机原理及应用》等20多种书籍,与某集团军学习高科技典型徐丑根结成对子,一起学习和探讨。两年来,他共写各类心得体会250余篇,计10万余字。并把学科技、用科技紧密结合起来,引导全连官兵积极投身科技练兵活动,取得革新成果3项,其中参与研制的“坦克射击模拟系统”被南京军区评为“科技成果三等奖”,自己研制的装甲车辆驾驶椅挂挡示位器,有效解决了装甲车辆在驾驶上容易出现卡档和操作变速箱的问题,被师、团推广应用。
 
                                                                                             交出时代满意的答卷
 
    奔腾向前的时代,总是神奇般地催生着最能代表她精神风采的主题;每一个时代,都骄傲地拥有值得同代人和后来者述说的历史。
 
    改革是机遇,改革带来明天的希望。军队依托国民教育之路的大步走开,必将给我军干部队伍建设带来勃勃生机,给军队现代化建设带来新的推动。回首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历程,毕业于地方大学的干部为之谱写了辉煌的篇章。据统计,仅北京大学毕业,至今仍留在部队工作的中高级干部和具有高级职称的专家、学者就有600多人。从“两弹一星”的研制成功到“神州号”遨游太空,无不浸透着毕业于地方大学干部的智慧和心血。我们有理由相信,新一代的地方大学生干部必将为我军现代化建设作出更大的贡献,为打赢未来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发挥更大的作用。“为什么,我们大路不走走小路?为什么,我们不恋闹市钻山沟?为什么,我们抛洒青春不吝啬,豪饮孤独当美酒?不要问为什么,你不说出来,我也不开口,太阳疼爱我,月亮抚摸我,还有一支钢枪沉默在肩头。”
 
    这是从戎学子最爱唱的一首歌。每逢集合时,他们总是唱起这首歌。嘹亮的歌声代表了他们的心愿,代表了他们的奋斗志向!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
最新专场招聘
最新招聘信息
最新招聘公告